学校网站 ENGLISH 旧版回顾

扶贫进入重“质”阶段 精准破解返贫问题

21世纪经济报道 2018年01月07日 报道 浏览次数:

中国脱贫攻坚进入决战阶段。

2018年1月5日,国务院扶贫办主任刘永富在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指出,十八大以来中国扶贫工作做了5年,精准扶贫做了4年,攻坚战打了2年多,大头任务完成。

扶贫要由“打赢”向“打好”转变,因为扶贫总体上完成任务问题不大。下一步要让贫困群众思想观念有转变,环境条件有变化,劳动技能有提升,有稳定的收入渠道。

“有了收入渠道以后,脱贫质量就稳定了,所以我们要向这方面来努力。” 刘永富在1月5日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2012年底时,全国有贫困人口9899万,目前减贫6600-6800万人,还有约3000万人待脱贫。

根据十九大安排,从2018年到2020年的3年时间,脱贫工作将成为三大攻坚战之一。为此,2018年脱贫工作也有巨大转变,即从注重全面推进帮扶向更加注重深度贫困地区攻坚转变,从注重减贫速度向更加注重脱贫质量转变等。

2018年1月5日,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扶贫专家李小云指出,关键是要有一个脱贫的可持续发展的机制。脱贫讲究质量,不能是讲求数量。

2018年扶贫将注重质量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2018年脱贫工作更加讲求质量,与经济发展更加强调质量有关。今后3年的三大攻坚战之一,就是精准脱贫。为此要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要保证现行标准下的脱贫质量,既不降低标准,也不吊高胃口,瞄准特定贫困群众精准帮扶,向深度贫困地区聚焦发力,激发贫困人口内生动力,加强考核监督。

刘永富指出,未来三年讲究扶贫质量,是因为最后的30%的贫困人口是最难脱贫的。在现有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中,老年人、病人、残疾人等特殊贫困群众比例大,越往后比例会越高。

扶贫工作还存在不落实不到位不精准的问题,还存在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和数字脱贫、虚假脱贫的问题,还存在盲目提高或者降低标准的问题,还存在扶贫资金管理使用甚至贪污浪费的问题。我们将坚持问题导向,采取切实有力的措施认真解决。

最初扶贫基本上是大水漫灌,2013年提出精准扶贫。“下一步要稳定脱贫,保证脱贫质量,减少返贫的数量。” 刘永富说。

2017年12月27日发布的《扶贫蓝皮书:中国扶贫开发报告(2017)》指出,中国低收入农户收入增长乏力,返贫压力上升,政府需要关注并有效应对低收入人群返贫的风险。不采取有效的措施予以缓解,精准扶贫会出现“按下葫芦浮起瓢”的风险。

数据显示,2013年以来,中国农民可支配收入年均保持了7.7%的增长速度,但低收入组农户人均收入平均下降了0.2%。2014年和2016年低收入组农户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下降了5.5%和4.4%。

中国社科院农村所研究员李国祥指出,这部分人之所以收入增长慢,是因为很多是依靠农业种地获得收入。但是种地的话,农产品价格波动很大,如果价格下跌快,很容易造成收入下降。如果种地面积不大,收入增长又有限。“农村要靠种地增加收入,需要大规模种植,才能产生效益。”他说。

确保帮扶对象稳定脱贫

考虑到越往后扶贫难度越大的情况,国家扶贫工作也在进行转变。比如2018年扶贫工作会议提出,实施五个“坚持”、“五个转变”。

五个“坚持”是, 要继续坚持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坚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基本方略,坚持中央统筹省负总责市县抓落实的体制机制,坚持现行扶贫标准和脱贫目标,坚持大扶贫工作格局。

“五个转变”是,从注重全面推进帮扶向更加注重深度贫困地区攻坚转变,从注重减贫速度向更加注重脱贫质量转变,从注重找准帮扶对象向更加注重精准帮扶稳定脱贫转变,从注重外部帮扶向注重外部帮扶与激发内生动力并重转变,从开发式扶贫为主向开发式与保障性扶贫并重转变。

为什么扶贫标准不能拔高呢,国务院扶贫办党组成员夏更生,在2018年1月3日举行的2017年脱贫攻坚考核工作新闻发布会上指出,因为降低标准搞数字脱贫,算收入脱贫,甚至是“被脱贫”,还有弄虚作假虚假脱贫,这不仅影响贫困群众的获得感,还影响脱贫攻坚的质量。

盲目提高扶贫标准,不仅增加脱贫攻坚的难度,加重财政的负担,而且对贫困户来讲可能是福利陷阱,“过高的标准也难以兑现,即使一时兑现了,也不可持续,还会损害党和政府的公信力。所以说中央反复强调要坚持现行标准,既不降低也不提高。”他说。

根据了解,目前中国的扶贫标准除了3300元(2017年标准,与2010年 2300元不变价水平相当)的收入标准外,还有“两不愁三保障”标准。“两不愁”就是稳定实现农村贫困人口不愁吃、不愁穿,“三保障”就是保障义务教育、基本医疗、住房安全。这比国际人均消费3.1美元的贫困标准要高。

1月5日,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扶贫专家李小云指出,扶贫要有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机制,不能今天脱贫了明年返贫。另外帮扶机制也要能发挥作用。现在扶贫力度很大,但是要根据具体情况而定。比如目前扶贫要开发式扶贫与扶贫保障相结合,就是要在现有的条件下帮助贫困人员脱贫,同时实在是没法脱贫的,可以通过社会兜底的方式解决最低保障问题。

“农村精准扶贫还是要根据具体情况而定,像农村存在留守儿童和留守妇女,是缺少家庭温暖,不是缺钱,所以需要因人而异。” 李小云说。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目前一些扶贫政策在执行时有些偏差。如各种医疗保障政策已经出台,但是有些地方落实效果不好,特别是大病和慢性病的情况;再如住房,有的是超标准超面积,使得部分群众负债比较严重。

在产业扶贫方面,国家给予了贫困人员三年以内五万以下免抵押免担保财政全额贴息的小额贷款,用于产业发展。这个资金已经接近4000亿的规模,但有的资金实际上是扶贫龙头企业在用,一些贫困户小额贷款仍很难。

针对上述问题,中国社科院农村所研究员李国祥认为,一些偏差还是要尽快纠正。而扶贫的关键,还在于让扶贫对象有脱贫的动力,而其他扶贫的支持都是外在条件。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中央决定从2018年至2020年持续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专项治理。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明确将2018年作为脱贫攻坚作风建设年,集中力量解决扶贫领域存在的责任落实不到位、工作措施不精准、工作作风不扎实、资金管理使用不规范,以及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和腐败等突出问题。

《21世纪经济报道》2018年1月6日报道

责任编辑:刘铮
分享到: 更多
标签:扶贫 脱贫 贫困 收入 标准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