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业大学新闻网 媒体农大 【实践探索】川中社区大学:从实验到经验
学校网站 ENGLISH 旧版回顾

【实践探索】川中社区大学:从实验到经验

人民政协报 2018年07月15日 报道 浏览次数:

记者连续跟踪河南省辉县市川中社区大学近4年时间,在过去的一年里,川中社区大学教师们在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孙庆忠的带领下,将川中的实践探索故事不断传播,他们到北京、南京、成都等多地学前教育大会上交流分享,乡村教育实验的“川中模式”已然形成。

6月,几场南风吹过,川中幼儿园周边的麦地变成一片金黄,风吹麦浪,掀起一片金色的海洋;阳光照耀之处,生态园里垂满枝丫的桃子像星星一样在树叶间闪闪烁烁。

此时的孙庆忠,站在田陇上,迎着太阳,闻着麦香,耳边是社区大学庆典彩排现场传来或热烈或柔美的音乐。在他平静的面庞下,难掩波涛汹涌的心绪,心思带着他从川中飞向了半年前的北京和南京。


从12分钟到75分钟

去年12月2日,川中幼儿园受奕阳教育研究院之邀,作为8个“另类”幼儿园之一,在学前教育发展论坛暨奕阳教育十五周年庆典上分享了川中经验。会上,园长郭文艳在开场前用1分40秒的时间展示了村民们在社区大学庆典上表演的精彩瞬间。学前教育论坛上展示的不是幼儿,是大人?这个举动一下子打乱了会议原本的节奏。但当文艳打出“从学前教育到成人教育”这个主题后,听众恍然大悟。

在短短12分钟的时间内,文艳用视频、图片、文字的形式向与会嘉宾展示了川中幼教人开展社区大学的探索和实践。会上,不时有人举着手机拍照;会后,来自国内学前教育界的专家学者对川中案例给予了极高的评价,称其为“另类中的另类”。但谁也没想到,为了这短短的12分钟,文艳带领团队足足准备了一个多月。

“我曾经设想过有一天文艳们会走到很高的平台上,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彼时,坐在台下的孙庆忠感慨。

一个月后,来自中国农业大学的孙庆忠和“名不见经传”的农村幼儿园园长郭文艳一起出现在南京鹤琴幼儿园活教育共同体第二届专题研讨会上。孙庆忠和文艳双双受邀上台讲述川中故事,文艳此次演讲延长至1小时15分钟,“对于文艳来说,的确是个考验,我一再安慰她,我们每个人都是在磨炼中才成为现在这个样子的。”上台前,孙庆忠鼓励文艳。

如预料一样,演讲反响热烈。南师大学前教育专家张俊发信息给孙庆忠说:“我们搞学前教育这么多年,始终是就教育论教育,没有像川中教育实验一样,拓展学前教育人的视野。”

从一个人到一群人

从生态园出来,走出校门,路过彩排现场的时候,老师李小娟迎了上来,她的丈夫抱着还不会走路的女儿紧跟在后。小娟告诉孙庆忠,为了支持晚会彩排,丈夫已经成了“超级奶爸”,除了喂奶,承包了所有家务和看孩子的事情。全家总动员的还有张靓,产假还未休完,已经和丈夫抱着二宝一起赶来筹备庆典晚会。实际上,二宝在娘胎时已经开始跟她南征北战,陪着文艳去北京演讲,带着一群阿姨征战“省示范园验收”现场,张靓常说的一句话是:“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现在排节目筹备庆典,写文章编年刊对老师们来说,已经不是难事,大家团结一心,没有过不去的坎儿。”文艳说。

去年下半年,幼儿园出了一件“大事”,那就是接受省示范园项目的验收。对于一所深山里的幼儿园来说,能参与省示范评选,简直好比“高考”,不允许一个人一个环节掉链子。在文艳的带领下,幼儿园所有老师发扬了“拼命三郎”的精神,力保验收过关。

临近验收还有一个月的时候,素美低烧不退,但她从来没请过一天假,每次吃完药都是电话联系医生把药送到幼儿园,那一阵,她常说的一句话是,等验收过关了,我一定去医院检查身体。直至验收当天,她还坚持上了一节公开课——带着孩子们跑到试验田去刨红薯。

“4年了,从零走到今天,经历了太多坎坷。社大的目的是通过农民的改变来撬动乡村,当然更重要的是这支年轻团队每个人的精神成长。如今这些都实现了。”孙庆忠说。

烈日下,孙庆忠站在空旷的彩排台下,望着台上奋力展演、分不清是老师还是村民的演员们,静默了许久。这一幕被背后的老师偷拍下来,目击所至,正好是从一个人到一群人。

从天方夜谭到“模板复制”

庆典一如既往的成功,从去年开始,孙庆忠就受到了辉县市妇联主席穆学花的“注意”,今年庆典前,他们相约见了面。

“我很内向,嫁到西沙岗11年了,平时很少跟人说话,邻居们都不认识。把孩子送到幼儿园后,就搂着手机抱着电视,每天都这样过。来到社大后,认识了很多大爷大妈,还有很多宝妈姐妹们。我改变了自己,也影响了孩子。”像常春梅这样,孤独、封闭、精神生活匮乏是当下留守农民尤其是农村妇女面临的共同问题。

川中社大的探索给穆学花打开了一扇窗户。“你做了我们妇联的工作。”穆学花说,她这次来,除了“学习”,还有一个“合作”想法———把川中模式在全市推广,她希望社区大学能成为启动辉县市妇联工作的阵地,把学校教育与乡村社区紧密地连接起来。这恰恰是孙庆忠乡村教育实验的目标所在。

在庆典后的教师座谈会上,从未在公众面前露过面的生活老师李娜流着泪开了口:“孙老师,我在厨房工作5年了,您每次来我都能见到您,但从没有听过您讲课,今天听了您的讲话,我觉得这里单调的生活也很有意义。”

几年前,作为社大的最初鼎力支持者、时任辉县市教育局局长、现任人大党组副书记崔满元,在与孙庆忠长谈后不禁感慨:“我以前对社大的理解不够深刻,这是走进老百姓生活里的教育啊!”

“第一年很多人认为可笑,第二年也有人认为不可持续,第三年还有人认为是天方夜谭,但是第四年走过来的时候,这样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弱了,我们的幼儿教师团队也在他们自己的创造过程中获得了自信。”孙庆忠说。

成都叩问

但,这件事为什么能成?幼教老师们不累吗,要教孩子,要教大人,又要学习写笔记,还要办晚会、编年刊,最关键的是大家都是志愿者,不拿一分钱。村民们为啥愿意来?为啥几个姑娘小伙能把十里八村的百姓都调动起来?

不仅从北京追随来的奕阳教育研究院董事长张守礼、向荣公益基金会秘书长丁广泉在问,一周后,在成都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年会期间,教育部基教司一位主管学前教育的官员在问,也是在做压轴演讲之后,许多专家学者始终在追问的核心问题。

孙庆忠含笑不语,老师们也没有给予一个确切的答案。

几周前,《中国慈善家》的一位记者约孙庆忠采访,她说看了川中的故事,非常感触,她告诉孙庆忠:“我是来自沂蒙山区的姑娘,我的爷爷奶奶还生活在那里,他们的生活是寂寞的,多希望在沂蒙山区也有乡村社区大学,也有像你这样的老师走到他们身边去听闻他们这辈子的故事,如果做到这一点,也算是他们这辈子的生命曾经被温柔地对待过。”

幼儿园有一个工作4年的保育老师王利利,在今年的座谈会上,她说:“我听过孙教授的课,也特别羡慕那些能被你记住名字的老师和学员。多希望能走进你的课堂,也能听到你叫我‘利利’!”

好像一切有了答案。

在成都中国学前教育研究会2018年学术年会现场,孙庆忠压轴做了一场题为《乡村社区大学与悄悄的生命变革》的主题报告。他说,坚信社会需要变革,每个人的生命也需要变革。讲到动情处,现场很多老师不禁潸然泪下,演讲过程不时被掌声打断。

就像孙庆忠所说,今天这个世界,包括被抛弃的乡村里,有太多生命等待我们去温柔地对待。“很多人在乡村里过着寂寞无聊的生活,但是当你给他一点光亮的时候,他们的生命就会绽放,他们就像生活在山沟沟里的野百合,每逢春天的时候他们也会静静地开放。”每每想到这些鲜活的个体,孙庆忠脑子里就会奏响那首“野百合也有春天”的旋律。

“我们简单的行为可以构筑我们心中的社会理想,实现我们由个人本位向社会本位的蜕变,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所期待的那个改变的前提是我们个人精神生活的蜕变。”

砰砰……

庆典一周之后,“为爱奔跑”3公里跑步活动在川中幼儿园拉开帷幕,20余名教师和社大学员参与其中。“这是社大五周年庆典的预演项目。”那时的目标是把学校辐射的十几个村落跑遍,让幸福通过社大252位学员传递到每一个村庄,孙庆忠希望能打造一个乡村马拉松项目,带动川中的男女老少都来跑,都来寻找快乐而有意义的生活。

“虽不能至,但我已经听到他们的脚步声了,越来越近,越来越多。”孙庆忠说。

《人民政协报》2018年7月11日第9版报道

责任编辑:刘铮
分享到: 更多
标签: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