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网站 ENGLISH

又见“学生娃”(二):“大家的工作肯定能得到客观呈现”

中国扶贫微信公众号 2019年07月13日 报道 浏览次数:

“请大家保持一颗平常心来对待此次贫困县退出国家抽查评估,大家这么多年的努力肯定能得到客观呈现。”7月6日,在吉林省镇赉县贫困县退出国家抽查评估对接会上,中国农业大学评估组组长林万龙的话引起了全场热烈的掌声。

这只是一句简单的承诺,可为了兑现这句承诺,中国农业大学评估团队的老师和“学生娃”们付出了很多努力。

“我们这个团队是一支高学历且久经考验的团队。”中国农业大学评估团队领队李晓峰表示。据了解,该团队59名评估队员中,包括5名教师,13名博士,37名硕士,4名已具备保研资格的大四本科生。其中参加过三次及以上评估的老队员有30名。这59名队员都是经过严格筛选之后确定的。

镇赉县贫困县推出国家抽查评估对接会

根据国务院扶贫办要求,所有参与考核的队员必须经过严格的培训,考试合格后方能上岗。此次参加抽查的评估队员,均参加了上岗考试,且在三次答题机会内准确率均达到了90%以上。

刘竹君是中国农业大学农业经济管理专业的博士研究生,是评估团队中的主力老队员,除去此次吉林镇赉县的退出评估,她还曾参与过江西、河北、河南的评估工作。说起贫困县的考核评估工作,这个1993年出生的小姑娘与记者侃侃而谈起来。

 “我深刻地记得第一次去江西参与考核评估,那时候非常紧张,各项政策背的滚瓜烂熟,可真是到了农户家,就由一个调研员变成了一名‘技术员’,只是机械的按照问卷内容进行提问,与老百姓之间交流并不是很顺畅。” 刘竹君表示,江西的评估经历让她备受打击。前期的培训,老师们曾多次强调,基层干部们非常不容易,要尊重他们的劳动成果,要尽最大的努力还原客观现实。在她看来,还原客观事实最基本的一点就是能够与老百姓打成一片。

在随后的下乡调研过程中,刘竹君开始刻意锻炼自己与老百姓聊天的能力。久而久之,她总结出了一套自己的评估经验:

问卷调查要选择老百姓能够接受的语言体系,要充分利用周边的环境,对问题取证要及时,要站在老百姓的角度对现有的政策进行思考,要尊重基层干部但更要保持原则……

在这次贫困县退出评估团队中,记者注意到了一个皮肤黝黑的男孩子,在猛烈的日头下,穿梭于各受访户家中,完全顾不上额头上那豆大的汗珠。他是程鹏飞,中国农业大学农业经济管理专业博士一年级研究生,虽然曾经参加过几次省内评估,但国家贫困县的退出评估,这还是第一次。

程鹏飞(左一)与队员与贫困群众交谈

对程鹏飞来说,这次参与到国家贫困县退出评估,既紧张又兴奋。紧张于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担心工作出现疏漏。兴奋于这是一次高规格接触农村工作的机会,能够对自己之后的学习有所启发。

在跟随程鹏飞走访的一下午时间里,他的表现出乎记者预料,这首先体现在他对问卷的熟悉程度上。在询问贫困户的过程中,他能够做到脱离问卷,在随意的聊天中掌握问卷中需要的各项信息。其次在于他对问题的判断上。走访过程中,我们遇到一户农户,得知我们的来意便哭诉家里的日子过得多么辛苦,就在记者担心他是否会因此影响自己判断的时候,这个小伙子在征得户主同意的情况下,开始查看他家的房屋、粮仓、自来水、衣柜,并得知他家并无大病患者,参加了新农合保险和慢性病补助,家中无学生时,断定他家的“两不愁三保障”没有问题,这户并不存在错退或漏评问题。

记者了解到,参与贫困县退出评估的学生,两人一组,每组每天都有相应的任务量。但程鹏飞告诉记者,他们团队中的每一组填写一份问卷的平均时间都在30分钟以上,“只要这样才能详细、全方位了解农户家庭情况,以免出现基础信息掌握不清,证据掌握不扎实的情况。” 程鹏飞说,任务完成的慢可以晚一些再回县里吃饭,但是为了完成任务而敷衍了事,那就辜负了大家对我们的信任。

学生们正在与贫困户进行交谈

虽然学生认真负责,但贫困县退出评估对全国脱贫攻坚工作和各退出县来说都是“天大”的事,容不得一丝马虎。此次评估,国务院扶贫办严格要求,入户调查人员的主要任务只是问卷调查、信息采集、证据记录、环境观察等,如实反映评估发现的疑似问题,提出复核申请。所以,即便是再有经验、工作方法再成熟的学生,都不能对抽查结果下结论。

中国农业大学评估组的学生们在村委会查看资料

除此之外,评估抽查还有一个重要的环节就是问题核实。对于评估中出现的疑似问题,考核组会判带队专家进行复核,并及时反馈到县里,允许县内解释说明并提供证明材料。对于双方有争议的问题,提请上级先关业务主管部门复检复查,确保不冤枉、不错判、不漏判。

7月6日晚,在中国农业大学评估组组长碰头会上,气氛异常紧张。原来,此次碰头会上有小组长上报了一例疑似危房户的案例,在现有证据下,还不能准确判断该房屋是否为危房。带队专家们各执己见,争执不下。“我们三位带队老师,一直是关系非常要好的同事和朋友,但自从开始接触贫困县考核评估工作,像今天这样的争吵就随时会出现。”李晓峰表示,对于一个疑似问题,是否该作为一个问题反馈到县里、该怎样定性,需要他们三个同时认定,如果有任何一方无法说服团队中的任何一个人,那么对这个问题他们就会亲自去该地核实,拿出最确切的证据,再对问题进行研判。

7月7日一大早,记者得到消息,中国农大评估团队中的张莉琴老师要到出现疑似危房的村中进行复核,记者赶紧跟上了张老师的脚步。半个小时的车程,张老师一直对学生昨天带回的材料进行研究,到达该户后她开始逐一核实碰头会上大家有争议的点,仔细查看房屋状况,并听取了当地住建部门的解释,接收了当地出具的佐证材料。当一份完整详细的材料交到另外两位老师手中时,三位老师经过长达一个小时的讨论,最终达成了一致意见。

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个团队里的师生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兑现客观呈现基层干部工作的承诺。

“刚开始我心里非常忐忑,这次我们镇赉县是代表整个吉林省接受贫困县退出评估,如果出现问题,那我们就是罪人,难辞其咎。”镇赉县长赵楠表示,通过几天的接触,她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她打心眼里觉得这是一支给基层干部无限温暖的团队。从2015年至今,她接触的所有考核与评估的队伍中,只有这一支团队在最开始就向他们表示请他们放宽心,他们的工作肯定能得到客观呈现。还有一件事让赵楠印象深刻,有一天当她从餐厅走出来时,看到一组学生走了过来,奔波了一天的学生满脸疲惫,但还是在原地排成一排向她问好,等她通过之后才按顺序进入餐厅,“这群学生专业、敬业、素质高,这让我们足够相信这支队伍。” 

回想起过去一千多个日夜,赵楠红了眼圈。“这三年,我老了很多,生怕工作出现疏漏,生怕哪里做得不好,让老百姓受了委屈。”在干部们眼中,赵楠是个典型的“拼命三娘”。今年只有50多岁的她,工作起来没白天没黑夜,过度劳累让她头上爬了不少白丝,身体也大不如从前 。赵楠的父母都住在白城市,距离镇赉县城只有40分钟车程,可三年来她去看望父母的次数不超过10次。一年前,赵楠的独生儿子结婚了,可是为了忙工作,孩子的婚礼她都没时间操办,小两口出去游玩了几天,就算是礼成了。对于老人和孩子,赵楠心中有无限愧疚,但为了完成党和国家交给她的任务,她觉得义不容辞。

对于这次贫困县退出国家抽查评估,赵楠直言他们很有信心。“前几年怕检查是因为我们的工作还有很多短板,经不起查。但这两年,我真真切切看到我们的干部们踏踏实实做工作,老百姓们发自内心为我们的扶贫工作点赞。”赵楠表示,这不是一次检查,这是一次帮助镇赉县查漏补缺的考试,更是对他们进一步完善工作的正向激励!

中国扶贫微信公众号2019年7月12日

责任编辑:刘铮
分享到:
标签: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