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网站 ENGLISH

后疫情时期重塑国际发展架构 发挥南南合作与三边合作的作用

中国网 2020年11月06日 报道 浏览次数:

中国网/中国发展门户网讯 10月28日,中国农业大学国际发展与全球农业学院(CIDGA)2020年会“中国与国际发展”系列之七“重塑国际发展架构——南南合作与三边合作的作用”在线上举行。本次会议由国际发展与全球农业学院名誉院长、中国农业大学资深讲席教授李小云主持。

10月28日,中国农业大学国际发展与全球农业学院(CIDGA)2020年会“中国与国际发展”系列之七“重塑国际发展架构——南南合作与三边合作的作用”在线上举行。

发展中国家研究与信息系统(RIS)研究院院长萨钦·查图维迪在发言中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对南方国家经济发展造成了巨大危机,贸易也在萎缩。第二波疫情的暴发对需求造成冲击,这对全球发展融资和全球治理架构带来很大的压力。要重塑发展合作架构,南方国家政府应该重新规划国际合作中的发展战略、机制和举措,因为只有南方国家才真正了解自己的需求,并弥补本身面临的政策框架中的不足。对于疫情后的全球治理机制,他认为各国应该努力为药物研究提供资金支持,促进其全球公共产品的实现;另一方面要意识到全球价值链的重要性,南方国家需要共同为全球价值链的连续性做出努力,但同时要保证国家层面生产体系的安全性,防止非法融资等问题,这些都需要“本土化”的发展战略。

孟加拉宏观经济学家和公共政策分析师德卜里亚·巴塔查里亚表示,南南合作已经超越了资金流动范畴和国家发展水平的差异,打破了原来的发展合作范式,为创新国际发展合作、让南方国家成为国际发展合作的掌舵者提供了机遇。在拓展全球发展合作的可持续性方面,他强调,三边合作可以提供交流观点的安全空间以巩固经验和制度创新,但在新的全球形势下,南方国家如何应对这些机遇和挑战是值得进一步讨论的问题。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首尔政策中心主任斯蒂芬·克林格比尔在发言中表示,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让大家理解了知识分享和知识交流的重要性。而且这种知识交流突破了南北合作的传统范式,北南合作和北北合作成为国际发展合作的重要内容。目前的知识共享不仅仅局限于国家与国家之间,不同层次的政府机构之间的跨国交流及不同利益相关者也在积极参与。全球发展合作应该考虑更复杂的情况,三边知识合作也不应该仅仅是把三个不同的国家聚集在一个平台上,更应该涉及到不同的利益相关群体,将不同类型的利益群体包括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的参与者都动员起来。

巴西经济应用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安德里·苏扎表示,国际发展合作架构目前处于混乱状态,而这种混乱是镶嵌于多边主义危机与全球治理危机之中的。国际发展架构的混乱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目前的制度架构不能将新型经济体与OECD为代表的传统援助国纳入其中;二是西方援助国主导的国际发展合作架构改革存在很多问题,如新的更广泛的援助测量标准的复杂性,让很多国家无所适从。

墨西哥阿纳瓦克大学研究教授乔治·皮乐兹-皮奈达重点强调了拉美国家目前达成的初步共识,就是将南南合作与三方合作作为疫情期间经济复苏的重要工具。

印度金达尔政府与公共政策学院教授米林多·查克拉巴蒂做了两点陈述,一是全球经济结构中的断层线已经暴露,二是在这种情况下南方国家的重要性。关于经济结构,米林多指出从发展中国家流向发达国家的资本流出的逆过程加剧了不平等,而三边合作可以有望在减少不平等中发挥作用。米林多认为需要多种形式混合以及长期的计划来减少不平等,从而修复全球经济结构中的断层,并在一项关于拉美贸易的研究中发现南南贸易对减少不平等的作用。最后强调不仅要做对南南合作或发展合作的研究,更重要的是建立一个基于南方视角的强有力的研究网络。

剑桥大学玛格丽特·安斯蒂全球发展中心主任艾玛·莫兹利针对英国儿童饥饿问题指出,应该重新思考国际合作。她强调了发展融资的重要性,倡导与其他国家合作以提高公司税收。她指出,英国应当重新审视在发展合作中的地位,并加强与中国、巴西等其他国家的合作。

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周太东处长提出建议,在后疫情时期,三方合作的作用将更加重要和凸显,中方可更加明确三方合作的政策框架和制度安排,进一步推动中方各类机构积极与国际组织和传统发达国家开展三方合作,促进政策沟通、技术转移和知识分享,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据悉,本次会议是中国农业大学国际发展与全球农业学院2020年会八大主题论坛之一,年会围绕中国与国际发展这一核心主题,探索新冠肺炎疫情后新的有关发展与国际发展合作的新思想、新方法和新架构。

中国网2020年11月2日

责任编辑:刘铮
分享到:
标签: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