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网站 ENGLISH

贫困县全部摘帽之后

民生周刊 2020年12月08日 报道 浏览次数:

前不久,随着贵州省宣布剩余9个贫困县退出贫困县序列,我国832个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

这是否意味着我国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完成?贫困县摘帽后工作重心是什么?类似问题备受关注。

11月24日,国务院扶贫办发布贫困县脱贫摘帽有关情况。国务院扶贫办党组成员、副主任夏更生表示,贫困县全部宣布摘帽,并不意味着全国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已经全面完成,还需要履行相关程序。

“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夏更生说,要实现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接续推动脱贫摘帽地区乡村全面振兴。

832个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

经过8年的精准扶贫、5年的脱贫攻坚战,我国已经实现了近亿贫困人口脱贫,扶贫成效显著。

贵州是全国脱贫攻坚主战场之一,全省88个县市区中66个是贫困县。

11月23日,贵州省政府新闻办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贵州省紫云、纳雍、威宁、赫章、沿河、榕江、从江、晴隆、望谟9县正式退出贫困县序列。

这标志着贵州66个贫困县全部实现脱贫摘帽,同时也意味着,全国832个贫困县全部脱贫摘帽。

一周前的11月17日,四川省政府批准凉山州普格县、布拖县、金阳县、昭觉县、喜德县、越西县、美姑县7县退出贫困县序列。

四川同样是全国脱贫攻坚主战场之一,全省有88个贫困县。

2019年底时,全国未摘帽贫困县有52个,分布在四川、贵州等7个省区。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今年1月下发文件,对这52个县进行挂牌督战。

彼时,四川未摘帽县有7个,全部在凉山州,凉山州成为挂牌督战重点地区。

几年前,《民生周刊》记者曾赴凉山州采访,去过一个叫阿吼村的村庄。

阿吼村海拔高,气候高寒,交通不便,进村必须走崎岖的山路。车辆沿盘山公路颠簸爬行,右边是百米深渊,令人心惊肉跳,扶贫任务艰巨。

在凉山州,类似的地方很多。今年3月,四川省政协副主席、凉山州委书记林书成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凉山州是“三区三州”深度贫困地区之一,属于贫中之贫、困中之困、坚中之坚,是影响全省乃至全国夺取脱贫攻坚全面胜利的控制性因素。

今年以来,在各方支持下,挂牌督战的52个县攻坚克难,最终实现脱贫摘帽。这意味着,曾经困扰中华民族几千年的绝对贫困问题将成为历史。

巩固脱贫成果

需要注意的是,贫困县全部宣布脱贫摘帽,并不意味着脱贫攻坚战已经完成。

夏更生表示,按照“中央统筹、省负总责、市县抓落实”的脱贫攻坚体制机制,贫困县退出由县级申请、市级初审、省级专项评估检查、省级人民政府宣布。省级宣布后,还要接受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抽查、国家脱贫攻坚普查、脱贫攻坚成效考核,检验退出程序的规范性、标准的准确性和结果的真实性。

他补充道,贫困县全部宣布摘帽,并不意味着全国脱贫攻坚目标任务已经全面完成,还要对抽查、普查和考核发现的问题进行整改,查缺补漏、动态清零。最后,由党中央宣布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全部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打赢脱贫攻坚战。

按照既定程序,对今年摘帽的52个贫困县的抽查工作已开始启动。

为防止防贫,脱贫摘帽后要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已经退出的贫困县、贫困村和贫困户在脱贫攻坚期内,有关扶持政策不变。通俗点说就是,“扶上马还要送一程”。

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也是“十四五”时期一项重要工作目标。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扶贫研究院院长汪三贵表示,要巩固脱贫攻坚成果,急需做好3个方面工作,即深化“两不愁三保障”、确保脱贫户不返贫、政策的调整和衔接。

“过渡期脱贫攻坚的政策完全不变显然不合适,因为毕竟只是防止返贫,所以得有变化,可能更多是在创收方面,就业、产业发展要突出。”汪三贵说。

还需注意的是,目前脱贫攻坚解决的是绝对贫困,而相对贫困仍将长期存在。

“脱贫攻坚结束以后,只是战役的结束,并不是扶贫工作的结束。贫困会长期存在,只是贫困形式不一样。”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李小云表示,“我们需要应对相对贫困,而应对相对贫困的关键点在于社会公共服务的均等化,这个路还很长。”

过渡期应注重提升内生发展能力

脱贫攻坚期间,在加大外部帮扶的同时强调造血式和开发式扶贫,采取了一系列扶志扶智、扶持产业和就业的举措,在贫困地区发展了一批产业,大量贫困户融入产业发展中实现脱贫致富,但部分超常规举措使一些地区和农户对外部帮扶产生依赖。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部长叶兴庆表示,一是产业和就业等发展类措施对政府和帮扶单位的依赖较高;二是脱贫户收入对政策性转移支付的依赖较高;三是贫困村治理对驻村工作队的依赖较高。

比如,由于贫困群体自我发展能力较弱,一些地方在扶贫工作中包办过多,没有充分发挥贫困群体的主观能动性。又如,收入中政策性补贴占比较高,有些脱贫户缺乏家庭经营能力,经营不好产业项目,只能从使用扶贫资金的企业领取分红收益,结果是经营性收入较少。

此外,大量扶贫事务由驻村工作队唱主角,村支两委没起到主导作用,特别是一些地方脱贫攻坚期间发展起来的扶贫产业、集体经济项目主要靠驻村干部经营管理,村支两委不具备经营管理能力,村内也难找到合适的经营人才。这些项目一旦移交给村支两委,就容易出现运营困难。

基于上述问题,叶兴庆表示,在这个关键的过渡期,应着力提高脱贫地区和脱贫农户内生发展能力。

与乡村振兴如何有机衔接

如何实现巩固脱贫攻坚成果与乡村振兴有效衔接?

叶兴庆认为,外部帮扶是脱贫的推动力量,内生发展才是稳定脱贫、实现振兴的根本保障。因此,应把实现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的重点,放在提高脱贫地区和脱贫农户的内生发展能力上。

对照上述3个问题,他认为要树立提高脱贫地区内生发展能力的政策导向,分类帮扶内生发展能力不足的脱贫农户,把帮助脱贫村提升治理能力作为驻村工作队和第一书记的首要任务。

他表示,既要整合外部帮扶力量,挖掘脱贫地区自身优势,在产业发展等方面建立可持续发展机制,也要建立正向激励机制,引导脱贫地区树立主体意识,提高可持续的自我发展能力。对于技能不足型脱贫户,重在加强劳动技能培训。对于等靠要型脱贫户,重在完善激励机制,优化以奖代补、以工代赈制度,在产业发展中以提供社会化服务取代直接补贴,促使脱贫户通过自身发展和劳动换取政策扶持。对于无劳动能力型脱贫户,重在做好兜底保障。

叶兴庆强调,要帮助脱贫村健全村支两委组织,培养一批能干事、愿干事的村干部。

《民生周刊》记者 严碧华

《民生周刊》2020年12月8日

责任编辑:刘铮
分享到:
标签: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