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网站 ENGLISH

湖北社区志愿者日记①|我在疫区看大门

澎湃新闻 2020年03月18日 报道 浏览次数:

 原文编者按:这是一位湖北仙桃市社区志愿者的工作日记,笔者系中国农业大学人文与发展学院博士生,在征求父母与学院意见后,成为一名社区志愿者。笔者在日记中写道:大家都是普通人,普通人就有普通人的局限,绝对理性反而破坏社会伦理,更加导致基层工作不宜开展。无论我叙述的事情看起来“好”或者“不好”,至少我接触到的每一个基层工作人员,都是相当负责的。希望通过我的记录,彼此都能多一份理解和体谅,帮助社会更好运转。

2020年2月18号这一天,社区和单位都开始招大量志愿者,我在家闲着也是闲着,抱着想要去外面看看真实存在的世界到底是啥样的心态,以及身为一名党员的使命感,在征求了学院和父母的同意后,成为一名抗疫阻击战的志愿者。我报名时表示服从组织分配,这意味着有各种各样的可能性,比如去驻村,比如去入户排查,再比如去值夜班,无论如何我心理上做好了准备。最后,组织将我分派到了一个相对轻松的位置进行值守。

2月19号正式上岗,我被派往一个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单位老家属区站岗,这个小区位于仙桃城区最主要的一条商业街道旁,整个院内一共就百来户人家,不少是退休老人,还有一些房屋出租给了乡镇来仙桃城区上班的人。我的任务很简单,就是管好这个家属区的大门,严控人员进出,如果实在避免不了,则需要做好登记,便于信息搜集和情况排查。

仙桃的大街小巷已经采取了严格的管控措施,非公务人员,没有通行证寸步难行。值守的小区距离我家近2公里,我将通行证的照片存在手机上,戴好口罩和手套,出发。我已经一个月没出家门一步了。

11:40

我家所在的小区,出门就是一条单行道,在小区门口我被一位妇女拦住:“你干什么去?登记一下。”我说“我要去值班。”她说,“那你自己写一下。”于是我拿起笔在登记簿上写了名字和电话还有出门事宜。

过了第一个关卡,经过交通路菜场时,好多执勤人员在那里。再往前走到了鼓楼药店,那里是一个T形路口。鼓楼药店前面有人排队买药,药店门半掩着,顾客被阻拦在外面,排队的人之间间隔很大,药店周围用绳子围起来。有个老人没注意,从绳子下钻过去,立刻被人发现,叫到最后面去排队。

再往前到了月亮湾路口,这里是第二个关卡,立了一个救灾帐篷,还有几辆警车停靠在路边。直着往前走就到了商城大厦,这里曾经是最繁华的十字路口,常年堵车的地方,如今也十分空旷,天桥下挂着横幅写着“仙桃加油”。广播声里一直播报抗疫事项。我左转进入到大新路就到了第三个关卡。工作人员请我出示通行证,我掏出手机,他说“怎么还搞在手机上,我需要盖章的红头纸”。我解释说,因为刚报名志愿者,急着来支援,所以暂时没拿到纸质文件。估计他一听是志愿者,立马就放松了,说:“好的好的,嫩那(当地方言,“您”)过去吧。”就这样,再往前几百米,我终于过了四道关卡,来到了我要站岗的小区门口。

12:10

还没到交接的时间,上一任值班的工作人员唐姐告诉了我一些注意事项。这时,一位穿着防护服的人过来,再三盯着社区门口的路牌“沔阳大道**号”,开始和唐姐对话。

“这里是不是有一个叫刘**的人?”

唐姐:“多大年纪?”

“大概是五十岁左右的,女的。”

唐姐:“那比我大几岁,我从小在这里长大的啊,没听说过。什么事?”

“那怎么搞哦,说这个人是疑似对象,要找到这个人,结果留的手机号是空号,地址就是这个地址,我跑来找,又说没有这么个人。”

唐姐:“那有点严重,我进去问问我妈妈,她是这个单位的老职工,一直住在这里,看看院子里有没有这个人。”

过了几分钟,经唐姐各种确认,那位要寻找的人确实不住在这个院子里。工作人员只好骑着电动车,又急匆匆赶往下一个地方。我并不知道他要去哪里,但感受到一丝基层工作的不易。

12:30

有车开过来送了两盒饭。

唐姐说,“前几天都是方便面,今天终于争取到了盒饭。我吃完回去,你吃了没?”

我说我在家吃过了,让她把剩下的一盒饭带回家。

她吃完后说,“院子里有个婆婆80多岁,一个人住,我拿上去给她吃。”

说完她就上去了,回来跟我嘱咐,要注意这个婆婆,因为她总是想要到外面买馒头,尽管这段时间,外面根本没有任何馒头店开门。

13:08

一个30多岁背着双肩包的男性走过,又回头向我走来。

“你这儿有手套吗,就像你手上的这种。”

我身后确实有一个袋子,里面装着我们值班人员的口罩、手套等物资。我给了他一双。

“你要手套干嘛呀?”

“我要去医院,他们说没有手套的话,医院不让进。”

我一听医院两个字,紧张得一抖擞,但还是强装镇定。

“你怎么了?这个时候去医院,可要小心啊。”

“我去医院看我老婆,她躺在医院,没办法。谢谢你啊。”

说完他就走了,我不敢再问是什么病。

等到他走出十步远,我朝他喊。

“下次要是没手套,可以拿保鲜袋套在手上,总比没有强。”

他回头朝我点头,口罩遮住了他大半部分的脸,但我感觉得到他的神情。

14:20

两个环卫工在不远处说话。

“都说搞防疫的会有补贴,不知道我们有没有哦。”

“不知道哦,前几天组长跟我说,大家都怕死,只有我们搞保洁的不怕死,天天还出来扫大街。”

“哈哈哈哈,谁不怕死呢,但我们就是吃这碗饭的啊,不扫怎么办。”

她们的存在突然让我意识到,街道还能如此整洁,少不了依旧坚持在工作岗位的无数环卫工。

14:35

传说中每天要出三趟门的婆婆下来了。80多岁,满头白发。我一眼就能对的上号。

“您要去干嘛啊。”我明知故问。

“我去买点吃的,中午没吃饭啊。”

“怎么没吃饭呢,中午不是有个工作人员送了一盒饭给您吗?”

我想起唐姐说给一位老人送了饭。

“没有,我没有饭。”她很坚定。

一瞬间我有些恍惚,担心自己认错了人,难道不是那位婆婆?

正在这个时候,巡逻的人员路过,问是什么事。

老婆婆又把事情说了一遍,巡逻人一听,这么大年纪的老人到这个点居然还没吃午饭。

“那这会儿街上也没店铺开张,买不到吃的,要不我去给您拿点鸡排?鸡排您知道吗?我们现在工作餐剩的只有这个了。”

“鸡排?我不吃肉的,我只想吃馒头。”

听到这里,我意识到,就是她!错不了!就是那位要吃馒头的婆婆!

我争辩起来,“中午不是送了盒饭给您吗?您怎么说没有饭吃呢?”

“没有啊,我真是没饭吃。”

……好几个回合之后,我说:“要不您吃个泡面?我这儿只有一盒泡面了。您去外面也买不到什么东西。”

她一边接过,一边还客气。

“那怎么好意思呢,多少钱,我一定得给钱。”

说着开始掏兜,拿出一把钱就要塞给我,里面一百五十的都有,卷成了一把。

“不知道多少钱呀,这也是别人发给我的,您拿去吃就行,不要钱。”

最后巡逻的人也帮忙,总算把她劝了回去。

我给唐姐打电话,描述了这个过程,唐姐有点激动。

“怎么能说没吃的呢?我中午明明给她送过饭。前几天她说没吃的,我每天都给她带点吃的,昨天我还给她两包挂面和白菜,说可以煮着吃。她怎么又说自己没吃的呢。”

15:10

一位骑着自行车的人到大门口,要进院子。我请他出示通行证,他给我看,是富迪超市负责物资运输的工作人员,我赶紧给他开门,登个记就可以放行的。特殊时期,保障物资供应的人一定是辛苦的。结果他没进,反倒停了下来。

“真是辛苦你们了,一天天在这里站岗,也没个遮风挡雨的地方。”

我当然不好意思,毕竟这是我第一天站岗。

“请问你们这个门,晚上没人值班的话会锁起来吗?”

这真是涉及到我的盲区了,交接的时候没了解过这个情况啊。

“你有什么事吗?晚上一般都不让出去的。”

“那怎么办哦,要是锁了的话,我只有不回去了,晚上三点钟我要出门去给各个超市配送物资,要是出不了门那就麻烦了。”

他这么一说,我更感觉他身上肩负的任务是关系到民生大计的,于是我赶紧打电话上报请示,后来告诉他,晚上会专门为他留一道小门,不要担心。他语气顿时轻松了下来。

“那就好,那就好,我可以回家休息下。真是辛苦你们了。”

说着就推着自行车进去了。

15:30

一个男青年要出门,我照例问他。

“去干嘛?”

“有人给我转了一笔账,我得去银行看看。”

“那这会儿银行也没上班啊,你去了也没用,还是回去吧。”

“我去去就回,你通融一下嘛。”

“不行不行,上面不是贴了通知嘛,只有上午可以采购生活物资,其他时候非特殊情况一律不得进出。”

“我妈让我一定去看看。”

我还是坚持不给他开门。

“那你明天早上再出门。”

虽然我也不知道早上出门和下午出门有啥区别,但我刚来第一天,感觉自己必须要严格遵守规定。他只好掉头回去。

15:50

一个看着就很利落(不好惹)的中年妇女过来,用力推门,结果发现门锁了。

“来,帮我开下门。”

“您干吗去?”

“我去去就回,取个东西。”

“不行哦,现在不让出门的。”

“我都跟人说好了,我没钱用,我必须要去拿钱。”

“那您叫那个人送到门口给您,反正门锁了,您这会儿按规定也是不能出去的。”

她好像有点生气,往回走。

过了一会儿,她又过来。

“你拿钥匙给我开门,就一下子的事。”

我看她很泼辣的样子,决定骗她。

“钥匙不在我这儿。”

“那钥匙在哪里?”

没想到她这么刨根问底,我只好瞎编一个谎言,看到旁边张贴的告示上写着“社区人员请联系,王**,电话***********。”

“在王**手里,你要出去的话得打电话。”

“王**,哼。”

她语气不好地笑了一声。我觉得可能哪里出了岔子,但我决心不给她开门。

等她离开,我电话唐姐,告诉她这件事。我说我并不知道王**是谁,但我就瞎编过去了。唐姐一阵笑。

“王**就是原来负责看门的大爷,也是单位的老职工,经常坐在院子里晒太阳,也许现在就在晒太阳呢。”

我起身站到铁门旁向里看,果然有个大爷晒着太阳。怪不得那个大姐奇怪地笑一声呢。

16:20

一个中年女性骑着共享单车过来,一下车她就主动报告。

“我家里妈妈身体不好,这段时间情况太差了,她又是肾衰竭,躺在床上,太可怜了,我爸爸也照顾不来,我想要进去看看他们。”

我顿时很同情,我想我得让她进去,但是毕竟我很守规矩,所以我还是没开门。

“可是现在不让进了,如果你要来的话,明天上午再来,下午不让进人的。”

“可是我实在是没机会了,我这次出来就用了一张通行证,只能三天之后再来了,不然我不能出我们家那边的小区。”

我更加心软了。

“那我偷偷放你进去,但是你不可以久待,必须离他们远一点。”

我假装语气很强烈地说道。

她好像很感激的样子,可能没想到我这么好说话。

“我知道,现在形势紧张,我本来不瞎跑的,但是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我们家就住一楼,你可以看着我,我很注意的。你看,那个就是我爸爸。”

她指了那个晒太阳的老头,原来是王大爷的女儿啊。

16:45

我想总算要下班了。结果又来了一个女的,想要进院子。

“不可以进去的。”

我想我一定严格到最后,不然就前功尽弃了,尽管我前面已经放进去了一个人,但我觉得情有可原。

“我不进去,我不上楼好不好,我爸爸一个人住,我给他打电话也没人接,我只想知道他好不好,我就站楼下喊一声,他没事我马上就走,可以吗?”

我感觉我又心软了,一秒钟之内我设身处地了一下,决定放她进去。

“你可以进去,但是你一定不要上楼。你知道吗?我刚刚听说,这条街道上所有的小区都有病人了,只有这个小区没有,你一定不要接触任何人!”

我想,我有义务守护好这最后一个安全的小区。

她进去后,我听到她在楼下喊她爸爸,问:“有没有什么想吃的,你别出门,我过两天再出来给你送吃的过来。”

几句简短的话说完,她就出来了。

“我过几天再给我爸爸送点吃的来,他一个人住,实在是担心,但我肯定不给你们添麻烦,我就送到院子门口,他下来取就行。我也想要这个院子安全到最后。真是谢谢你了啊。”

17:20

下一个值班的人已经来了,我把登记簿和钥匙转交给她,结束了第一天的守门任务。

澎湃新闻2020年3月5日

责任编辑:刘铮
分享到:
标签: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