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网站 ENGLISH

科技小院大担当 京郊农民尝到科技兴农兴业兴村甜头

学习强国 2020年06月18日 报道 浏览次数:

缺技术、缺人才严重制约农村致富。如何留住专家、留下技术,变“走马观花”为“下马种花”,由中国农业大学张福锁院士提出、北京市委统战部牵头推动的“科技小院”精准帮扶模式应运而生,调动全市涉农资源集聚乡村,高校师生或科研人员驻扎小院,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解难题、促攻关、做培训,打造一支“不走的帮扶工作队”。

两年来,北京密云、怀柔、门头沟等京郊9区已挂牌成立37家“北京科技小院”,辐射带动周边189个村,其中包括低收入村62个,辐射低收入户1700多户,解决1300多人就业,形成了“以点带面、连点成线”的帮扶格局,让京郊农民尝到了科技帮扶的甜头。

中国农业大学孟昭清教授(左)在北京市密云区西邵渠村,为当地果农和技术人员讲授果树修剪和土壤培肥技术。

从曲周到西邵渠

说到科技小院,不得不提河北省曲周县。2007年,民盟成员、中国农大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张福锁去那里调研时,发现由农大指导的两万亩优质小麦标准粮田大获丰收,但是周边农户地里粮食的产量却不见起色。科研工作与实际生产脱节,一道隔离在实验室与农田间无形的“围墙”引起了张福锁反思。

“能不能打破这层藩篱,让科研人员走出实验室,来到田间地头,让科研成果真正惠及农民。” 考虑到农大师生经常到白寨乡实地了解农民生产种植方式,张福锁建议在这里设立一个联系点,和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从基本种植常识入手,帮助当地农户逐步摆脱思维定式,朝着科学种植方向进步。后来,经过逐渐摸索,联系点变成了工作站,全国第一家“科技小院”在白寨乡政府对面一个荒废已久的小院中诞生了。

科技小院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在全国多个乡村安家落户。2016年,张福锁院士挂职任北京京粮集团副总经理,投入大量精力到全国各地科技小院调研指导,并在总结报告中提出“在北京低收入村建立‘北京科技小院’,打造新型科技帮扶样板”的建议。

随后,北京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齐静带队赴中国农业大学和基层联系点密云区西邵渠村,将统一战线的人才优势、农业大学“科技小院”精准帮扶模式与西邵渠村产业发展需求对接,促成小院落地北京。2018年5月17日,北京001号科技小院在西邵渠村成立,统一战线聚力科技帮扶项目正式启动。

科技小院首次入驻北京,也要入乡随俗。“考虑到北京农村基础设施、人员素质相对较高,单是传授种植技术还不够,还要探索一条产业融合、生态宜居、乡风文明、综合发展的科技帮扶新路径。”张福锁说。于是,首家科技小院在北京一经落地,就制定了高标准、高定位的目标要求:围绕着西邵渠村农业生产,打造农田生产、操作管理、产量质量评价和多元化销售体系,联合农村新型经营主体合作社和水果种植园,推动乡村产业规划,提升农民生活水平和生活环境质量,用3到5年的时间,把村庄打造成集农事体验、娱乐休闲、健康养老等为一体的乡村旅游目的地,用5到10年时间建设成文明、富裕、生态、宜居、和谐的美丽乡村。

目前,西邵渠村科技小院由中国农业大学李晓林教授、王冲教授指导,硕士研究生王新宇长期驻扎,2019年共完成了222期工作日志。师生们除了对全村农业生产、土壤肥力展开调研并培训相关技术外,还主动融入村里的文化生活,参与制定乡村规划、促进村企合作、拍摄《人间烟火色》纪录片等,将学校资源优势全方位与乡村发展深度融合。

北京市房山区佛子庄村科技小院研究生陈雪(右)指导村民为苹果树疏果。

组建精准帮扶“集团军”

西邵渠村科技小院首次落地后,制定了高标准的乡村综合发展规划,整合了全市多方面的优质资源。先后有农工党名医工作室、九三学社院士专家服务站、北京首创集团山楂谷等落户西邵渠村,优质资源集聚带动乡村发展的优势明显。

西邵渠村的探索成功后,仅一年,京郊相继建起10家科技小院,京外对口帮扶地建成5家。

科技小院在京郊推广的过程中,并没有一味照搬曲周的现成模式,而是注重资源整合,将全市所有涉农部门的优势力量统筹起来,成立了“8+2”管理联盟,形成由北京市委统战部牵头,中国农业大学、市农科院、农学院、农职院、市农业农村局、市支援合作办、相关区委等单位密切配合,民盟市委、九三学社市委积极参与的管理模式,推动小院共建、工作共商、活动共办、成果共享。

“这也就意味着一个科技小院,可能既有农大的师生,也有农科院的科研团队,只要是对村庄发展有利,各类资源都可以在小院集聚整合。”北京市委统战部党外干部处相关负责人介绍,例如在大兴区长子营镇小黑垡村,农大师生长期驻扎006号小院负责日常管理,市农科院生物中心科研团队定期提供技术帮扶,2019年仅林下百合产业就为村集体创收47万余元,为每位经济组织成员年底分红950余元。

在取得一定实践经验的基础上,北京市委统战部制定了《北京科技小院运行管理工作办法》,将北京科技小院定位为集科学研究、社会服务和人才培养于一体的科技服务平台,中国农业大学、市农科院、农学院、农职院作为科技小院的主要建设单位,安排院校师生或科研人员长期驻村,在推广普及农业技术的同时开展科学研究工作,既锻炼了科研队伍,又培养了技术农民,科学研究和实际生产结合得紧密,促进农业绿色增产增收,实现三赢。

北京市门头沟区白虎头村科技小院。

小院里做出大品牌

北京科技小院运营发展过程中,院士专家是科技帮扶的核心带头人。北京市委统战部牵头将中国农大、市农科院、农学院、农职院等院校专家资源和优势学科整合起来,形成以张福锁院士科研团队为主导、各学科专家交叉指导的“院士扛旗+专家领跑”智力联盟,为小院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智力支持。

门头沟白虎头村地处京西偏远山区,煤矿关停后村民一直以山上的野枣树为生,但是技术落后,收入没有起色。北京市农科院林果院、植保所、生物中心、草业中心、玉米中心等8个部门的专家组成帮扶队,在山上种鲜食玉米、林下培养食用菌、梯田里栽百合、路边种观赏草,打造了一个三季有花赏、有景看、有果采的京西美丽乡村。短短3年,白虎头村完成了蜕变,成了远近闻名的脱低致富先进村。

在大兴区青云店六村,北京市农科院土肥专家左强组建11人的专家团队全程提供技术指导,因地制宜引入适合林下种植的食用菌、红薯、洋葱、大葱等优良品种,实现了作物增产50%,商品率提高到95%。与此同时,市农科院营资所党支部还与六村党支部建立“一对一”联络,每年开展支部共建活动二十余场,有力提升了六村党支部的凝聚力和组织能力。在“科技小院”助力下,2019年六村集体经济新增收入185万元,低收入农户增收45%以上,实现了全面“脱低摘帽”。

延庆四海镇菜食河村科技小院以茶菊种植为主线,带动6个村、200多户农民种植并受益,打造的“高山胎菊”已经成为四海地区的一张名片;房山东村科技小院建立林下食用菌示范基地,开发多个特色蘑菇菜品、打造农家乐“蘑菇宴”,实现户均增收万元以上,年均旅游综合收入达200万元;顺义雁户庄科技小院研发推广应用林间草地低密度生态养殖北京油鸡,实现每亩林地新增经济效益1.4万余元。还有,房山襄驸马庄小院开展设施园区智能控制等技术,引领和带动设施农业发展升级;密云黑山寺小院立足水库水源保护,助力当地农业产业与乡村旅游融合发展;密云朱家湾小院开展家禽健康养殖,形成绿色农业发展示范……

目前,京郊已陆续建成37家科技小院,给当地乡亲带来实实在在的帮扶,打造出一个个“可推广、可拓展、可持续”的品牌。

在北京市延庆区大庄科乡科技小院,北京农学院副教授谷继成(中)常年驻村指导村民种植花卉。(摄影:贾德勇)

把论文写在京郊大地

为了支持科技小院长期发展,中国农大审慎地对院校招生制度进行了改革,每年从研究生招生指标中拿出20个名额,招收“北京科技小院”专业硕士,组建了包括资环学院、园艺学院、植保学院、理学院、经管学院等8个学院在内的跨学科导师队伍,形成以博士带硕士、老生带新生的“博硕为主+以老带新”学生联盟,将不同专业、不同小院的学生组织起来,形成源源不断的驻村工作队。

中国农大资环学院研二学生陈雪就是其中一分子,2018年入学后,不到半年就被分配到了房山佛子庄村。“刚开始难以接受,研究生三年却要驻村两年,心理落差很大。”陈雪说,“后来和各地小院的师兄师姐交流,发现他们的生活很丰富,心里慢慢开始对小院有些期待。”进村第一天,农家院燕阿姨为她单独开了小灶,炒芹菜配馒头和粥,虽不丰盛却有家的温暖,她暗下决心,要为佛子庄脱低致富出一把力。

为村里的苹果树剪枝,是陈雪给农户讲的第一课,但是祖祖辈辈种地的“老把式”怎肯听一个初来乍到的小姑娘指挥。没有办法,陈雪辗转联系到陕西洛川的苹果专家,带着大家一起剪枝,村民的心才放到肚里。经过一年时间,由陈雪精心管理的200亩果园和旁边一片普通果园比起来,无论是树形、采光率、枝条分布都有很大改善,让陈雪小小骄傲了一把。

除了技术指导,陈雪还把佛子庄当作了她的科研基地,每日记录苹果树行间的三叶草、黑麦草等覆盖作物指标数据,为她“覆盖作物提升苹果产量的实证研究”积累数据。每天的各项工作也被记成日志,2019年至今已记满了220期,“我想在毕业前把日记打印出来,装订成合订本,作为难忘的研究生生涯的一个记录。”

工作之余,陈雪还帮着策划科技小院大课堂,周末搞小型培训,教村里孩子折纸画画等。“和村民聊天就会很开心,潜移默化中增进了厨艺,了解了京郊的民俗民风,了解了农村的现状,也更加认清了自己。”陈雪说。

除了做好技术指导等工作,科技小院的研究生还参与到村庄发展的方方面面。昌平北庄科技小院的宋涛帮助村委会筹划“共享果园”,大兴小黑垡科技小院的郑俊涛帮助村里和科技公司洽谈软件系统、给村里孩子辅导功课等,通过组织各种形式的活动,研究生提高了解决问题的综合能力。“这些孩子和校园学生最大的不同就是眼里有光,因为在村里他们是专家,被人需要、受人认可,所以延伸到其它方面也会显得很自信。”张福锁院士说。

实践出真知,这也正是张福锁院士设置科技小院研究生的要义所在。怀柔三岔口村科技小院的研究生石如岳在日记中写道,“有人说我们是农民,我想是的。如果我们不踏踏实实做一个农民,怎能知道大棚里究竟如何种植西红柿?但是我们又不只是农民,我们了解了实际生产需要之后才能知道农民究竟需要什么,农业究竟需要什么,这才是我们的真正意义。”

北京市门头沟区白虎头村科技小院。

激活50个小院造血功能

2020年,在北京市委统战部的统一指导下,科技小院将进一步扩增至50个,继续扩大小院带动村民增收致富、提升农民幸福感获得感的引领作用。“尽管数量还要增加,但并不是盲目扩张,建立科技小院要从各区、低收入村的实际需求出发,做精一个、辐射一批,宁缺毋滥不搞花架子。”北京市委统战部相关负责人介绍。

事实上,经过两年的探索和实践,科技小院已不仅仅是一个科技帮扶平台,而是不断被赋予更加丰富的内涵。例如,门头沟白虎头村、房山蒲洼东村科技小院将当地农产品观光采摘与文旅休闲深度融合,打通一二三产;密云黑山寺村科技小院将“禅味”文化融入乡村发展规划,打造“禅村”民宿诗意生活等,科技小院正在由单纯的增加数量向拓展乡村文化内涵方向转化。

接下来,科技小院要在普及农业技术、培养科技农民的基础上,将小院功能由科技助农向科技文化、社会治理和精神文明建设等领域延伸,充分挖掘乡村文化潜力,发挥科技小院对农村文化建设的辐射作用,把精准帮扶与美丽乡村建设深入结合。

在不久的未来,科技小院不仅仅是科学教育的基地,还将成为带动辐射低收入村和周边村的精神文明高地,通过小院推动农村文化建设,把扶贫和扶志结合起来,推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普及,推动移风易俗,促进小院和文明村、文明镇建设相结合,促进小院团队和文明实践中心建设相结合,让科技小院成为首都精神文明建设的新亮点。

北京学习平台学习强国号2020年6月18日

责任编辑:刘铮
分享到:
标签: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