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网站 ENGLISH

抗击新冠疫情的国际合作:政府、私营部门、NGO应共同参与

一带一路国家发展网 2020年08月07日 报道 浏览次数:

 7月30日,联合国亚洲及太平洋经济社会委员会东北亚办公室(ESCAP)、中国农业大学国际发展与全球农业学院(CAU-CIDGA)、中国国际发展研究网络(CIDRN)共同组织了题为“疫情背景下东北亚国家的发展合作”的网络对话,旨在分享东北亚国家双边发展合作机构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经验和最新进展。本次线上对话邀请了来自联合国亚太经社委员会、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韩国国际合作署、中国农业大学、中国国际发展研究网络、韩国国际发展协会、日本国际开发学会、以及菲律宾发展研究所、亚洲开发银行等11位专家进行交流,共有近200名听众参与了本次对话。对话由中国农业大学国际发展与全球农业学院院长徐秀丽教授主持。

在开幕环节,联合国亚太经社会东亚和东北亚次区域办事处主任冈包勒德·巴森扎布(Ganbold BAASANJAV)主持并致辞,提出了在本次新冠疫情中值得关注的问题,即在这场疫情中,发展合作机构能够发挥怎样的作用?后疫情时代如何继续帮助其他国家?各国在新冠疫情应对措施中的广泛互助超出了通常的发展合作框架,这为发展合作机构在应对公共卫生紧急事件等全球危机中更好的发挥作用提供了新的思路,主持长期发展的任务与紧急人道主义援助同等重要。中国和韩国是首批受到疫情打击的国家,他们以大规模的财政措施应对了疫情,其官方发展合作机构还向其他国家提供援助,中国和韩国在全球发展合作和应对疫情危机发挥了重要作用。中国农业大学副校长龚元石表示,大学和国际发展合作智库在其中发挥了重要的科技、人才和平台的作用。中国农业大学在过去几十年国际发展合作和南南合作研究和学科建设的基础上搭建了新型平台,这些平台将继续为东北亚地区和全球国际发展合作提供支持。

随后,中国国家国际发展合作署国际合作司司长田林先生发表了主旨发言。田司长指出,由新冠疫情带来的全球经济衰退使得加强国际合作成为了现阶段抗击疫情的要务。疫情期间,中国政府向发展中国家和WHO等国际组织提供资金,企业加班加点提供医疗物资,医务人员组成医疗队、进行技术交流视频会议,中国会继续帮助受疫情影响的国家、特别是非洲国家重启经济,提高医疗管理能力。

在前沿对话环节,来自亚洲各国的专家分享了他们对于后疫情时代东北亚发展合作新格局的观点。这一区域非常难得的智库财富是各国都搭建了国际发展研究网络、协会和学会。首先,中国国际发展研究网络主席、中国农业大学讲席教授李小云指出,抗击新冠疫情暴露了脆弱性这一各国共同面临的问题,需要建立抵御系统以应对任何难以预料的危机。建立这种抵御系统就需要国际、区域、次区域等各个层次上的发展合作。他也呼吁东亚国家之间要更多地分享知识和经验、并进行更多可能的合作行动。日本国际开发学会会长、立命馆亚洲太平洋大学教授山形辰史(YAMAGATA Tatsufumi)指出,很多人认为日本国际协力机构JICA代表着日本的援助,但其实JICA和日本外务省、财务省一直密切合作。在此次疫情中,日本的抗疫国际合作则主要是通过日本厚生劳动省进行的。日本也向WHO、GAVI、CEPI提供了资金,还提供了抗新冠肺炎的药品。如Avigan是Fujifilm集团旗下一家日本制药公司开发的一种抗流感药物。2014年,该药是作为治疗西非埃博拉病毒的处方加以研发的,是日本全民医保和公私伙伴关系(PPP)合作的象征。在应对疫情上,Avigan通过联合国项目事务厅(UNOPS)提供,目的是促进临床试验。

在问答环节,与会听众在留言室与发言嘉宾进行了积极的互动。嘉宾们表达了对及时组织本次会议的肯定,并就东北亚发展合作的一些细节问题和未来方向提出了一些问题。田林司长针对有关中国国际合作的问题回应道,中国目前加强了和私营部门、NGO的联系,共同提供发展合作项目。虽然中国长期以来比较重视政府对政府的援助,但现如今,私营部门和NGO开始发挥愈发重要的作用。比如国内一家企业参与了向大约1万个非洲农村提供了卫星电视接入的项目。西莉亚·雷耶斯(Celia REYES)女士指出,在菲律宾有众多政府部门参与了对于新冠疫情的相应,包括卫生部、社会福利部、地方政府部,目前菲律宾建立了一个跨部门机构来协调各部门的政策,但还没有一个专门负责国际合作、分享经验的部委。周权赫(KWON Huck-ju)教授则表示,虽然现在还没有关于韩国民众对抗疫援助支持度的调查,但向民众说明疫情期间国际合作的关键作用、让更多人愿意支持并帮助发展中国家也是十分重要的一方面。

最后,冈包勒德·巴森扎布先生对大会做了总结发言,并对大会的各组织方表达了感谢。

一带一路国家发展网2020年8月3日 

责任编辑:刘铮
分享到:
标签: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