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网站 ENGLISH

杨宁:攻坚脱贫,靠的是国家层面的凝聚力

新京报APP 2021年03月01日 报道 浏览次数:

新京报讯(记者 田杰雄)因为开创养鸡产业扶贫新模式,助力多个国家级贫困县实现脱贫摘帽,作为国家蛋鸡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杨宁2019年曾获得全国脱贫攻坚奖创新奖。近两年的时间过去,适逢我国脱贫攻坚取得全面胜利,新京报记者再次采访了中国农业大学畜禽育种国家工程实验室主任杨宁。作为行业内的科学家,杨宁仍需要高频率地与最基层的农民、从业者打交道,他说越是这样,越会觉得,解决贫困问题并非是单一地归功于哪一项技术,哪一个人,“但所有人在一起形成的合力,会将个人的努力成倍放大,我认为这是在我们国家脱贫过程中最了不起的地方。”

杨宁: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国家蛋鸡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2019年曾获得全国脱贫攻坚创新奖。受访者供图

从贫困到脱贫 从脱节到连接

杨宁团队培育出的节粮型蛋鸡推广的地区覆盖多个省区和超过68个曾经的国家级贫困县,在大别山区固始县,每只蛋鸡可以让农民多挣10元钱。在西藏,他不但指导了藏鸡的开发利用,还帮助当地培育出了生产性能更高的雪域白鸡。在内蒙古自治区的林西,蛋鸡体系支撑的240万只蛋鸡金鸡扶贫项目,不止让林西拥有了更多支柱产业,也让了更多人脱贫就业。依托龙头企业,利用贫困地区的资源优势,蛋鸡产业的扶贫模式先后帮助超过5万名建档立卡贫困户脱贫。

帮助欠发达地区摆脱贫困,杨宁觉得最主要的关键词是“连接”。“大多数地方贫困落后的原因,是由于没有与社会发展的步调连接上,造成了脱节。像是一列火车,因为没能衔接到位,也就被越甩越远。”在杨宁看来,曾经脱贫攻坚最大的问题,是解决连接,即要把生产力要素推进到贫困地区中。

杨宁正在与养殖户交谈。受访者供图

杨宁谈到,扶贫工作是要将贫困地区与农业现代化、经济大循环结合起来。让贫困地区的拥有支柱产业,这样国家的这趟发展“列车”,才会由车头引领驱动的“原始火车”,变为“每节车厢”都有其自身驱动力的“高速动车”。

尽管自己的科研成果已经在扶贫致富的一线发挥了重要作用,但在交流过程中,杨宁一再提到,农业和扶贫,是非常系统的工程,体系、组织、以及产业链的作用不可忽视,技术手段之所以能发挥作用,农村的基础建设的发展非常重要。“脱贫攻坚取得全面胜利,走到这一步,这样的成绩其实不归功于单一的个人和团体。”

每个个体努力 带动一盘大棋

2007年国家启动的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以50个农产品为单元,每一个农产品设置一个国家产业技术研发中心,研发中心设1名首席科学家和若干科学家岗位。在蛋鸡产业技术体系,杨宁是首席科学家。他告诉新京报记者,体系建立14年以来,对于保障“米袋子”“菜篮子”发挥了重要作用。另据公开报道,从2014年开始,国家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在全国14个集中连片特困区开展科技扶贫,为641个国家级贫困县建立了1721个产业技术示范基地。

顶尖的科学家们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各自为战,为脱贫工作贡献了诸多力量。杨宁说,做成的事,当然觉得骄傲,但是也很清醒,“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因为社会分工不同。现代农业产业技术体系把不同学科的专家聚集在一起,能够成体系地推动产业技术集成和推广应用,脱贫攻坚的效率大大提高。同时,如果没有国家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投入,科技和产业也无法走入那些偏远的农村地区。”

杨宁正在测量蛋重。受访者供图

杨宁说,这些年随着科研工作东奔西走,感触最深的是交通发展给农村地区带来的变化。他提到贵州,“以前我们总说,贵州是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但就是样的地方,现在每一个县都高速公路经过。”杨宁认为,单单交通先行,已经给产业发展带来极大的便利,“我们只是做了自己擅长的一部分,但国家的脱贫攻坚,是一大盘棋,水电、公路、教育,都没有落下。”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使命

提及我国脱贫攻坚取得全面胜利,在职业生涯内一直与三农打交道的杨宁最知其中的艰辛。“我是1964年出生的,我们这一代人成长经历的时期,可能是国家发展初期,也是相对比较困苦的时刻。所以直到今天,相比于刚刚进入到这个行业时,我们所能看到的进步是非常大的。”

六十年代出生的杨宁是我国恢复高考以后的第二批大学生,恢复高考后的最初几年,大学里学生的年龄参差不齐。在当时的班级里,杨宁的年龄最小,刚入学时只有14岁。回忆起四十多年前的大学时光,杨宁并不能很准确的回忆起自己对于行业未来的前景期望,但他说,在那个年代学生们都对同一件事感兴趣,“那时候大家对于国家的发展非常上心,对于社会的进步关注度很高,很愿意切实的去做一些事情。”杨宁说,很多人投入农业都带着情怀,在日复一日的工作里,关注落后地区,希冀带领这些地区的发展,就变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使命。”杨宁说,在自己所处的时代,能为脱贫攻坚奉献自己的知识和力量,是人生一大幸事。

脱贫攻坚全面胜利后,乡村振兴也将拥有新的起点。杨宁在接受采访时特别提到,在乡村振兴阶段,发展手段需要创新,需要有不同的模式。“要多元化的发展,就像许多产业,需要因地制宜。一窝蜂地去做一件事,照搬一种模式,是最需要警惕的。”

新京报APP2021年3月1日

责任编辑:刘铮
分享到:
标签: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