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网站 ENGLISH

东西亘万里 学人竞春耕——奔赴田野、心系“三农”的“下田青年”

光明日报 2022年03月15日 报道 浏览次数:

编者按:3月15日,《光明日报》在12版推出整版报道,关注青年教师、学子服务春耕的事迹,党委宣传部联合资源与环境学院、水利与土木工程学院推荐的许稳老师和黄航行同学的事迹在专题报道中刊出

本报记者 王美莹 本报通讯员 舒天楚

黄航行和当地农民一起查看作物长势。受访者供图

季新把课堂开在田间地头。受访者供图

上海交通大学学生在劳动教育课上劳作。受访者供图

【青年聚焦·“下田青年”】

春回大地暖,春耕正当时。大江南北的广袤田间,一群年轻的“农人”,正抢抓农时挥洒汗水。他们手中的工具不只锄头耙犁,还有苗情表和测量仪;他们在田间播撒的不单是种子,还有科研数据、实验样本、教学方案。他们是投身田野、心系“三农”的“下田青年”。

“头顶上的草帽轻轻的,可肩上的责任很重很重。”“下田青年”们说,从来稼穑关天下,他们的世界不只是田园牧歌。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又一次压实他们肩头的担子——牢牢守住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底线,全力抓好粮食生产和重要农产品供给。

肩负“藏粮于地、藏粮于技”的使命,懂农民、懂技术、懂市场的新时代“下田青年”们,在这个春天再次出发了。“田家勤力作,蓑笠事春耕”,他们要播种的,是被视为国计民生压舱石的中国粮。

1.黄土为“根”,90后研究生在旱地育秧苗

解决吃饭问题,根本出路在科技。“下田青年”们深知这一点。

如今,我国农业科技进步贡献率超过60%,农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达71%,这背后,是无数的农业科技工作者潜心攻关种源等农业关键核心技术,推动农业现代化飞速发展。

2017年暑假,中国农业大学大一学生黄航行右脚趾意外骨折,但他坚持坐上了前往甘肃武威的火车。这个拄着双拐的青年一心奔赴的,是中国农业大学石羊河实验站。这个实验站地处我国沙尘暴发源地之一,致力于西北旱区节水农业科学研究。黄航行说:“前辈们扎根大西北近30年,在旱区农业节水事业中兢兢业业、成果丰硕。正是这种科研吸引力和情怀吸引力,促使我努力奔向石羊河。”

四年多过去了,黄航行成了石羊河实验站的一名硕博连读生。日常学习科研中,他主要和棉花、玉米等农作物“打交道”,依据野外实测数据,研究如何科学调控土壤水盐动态使作物节水高产。

“只有在黄土地里晒过太阳、干过农活,才能体会到热汗淋漓后发自内心的舒畅。黄土地给予我很多东西,包括由内而外的刚毅。”黄航行说,也因此,他除了坐在实验室的电脑前,就是扎在大棚圈起的实验田里,给农作物浇水、施肥、打农药。

研究初期,因为担心自己种植的棉花患上“根腐病”,黄航行频繁地去查看棉花根部的情况。“那段时间基本没有连续睡觉超过5小时,导致我的室友晚上睡前见不到我、早上起床也见不到我,还以为我连续几天没睡觉呢!”黄航行笑着说。

黄航行最爱听老师们回忆过去艰苦的科研岁月。20世纪90年代,石羊河流域下游的民勤湖区,人们因无水可用而背井离乡,留下的是处处断壁残垣、废弃的机井、枯萎的沙生植物……经过实验站几代科研人员26年的科技攻关,加上当地的流域治理,这里最终重现了百年前当地县志所记载的“碧波荡漾、野鸭成群、游鱼无数”的美景。

黄航行也渐渐与农民们熟悉起来。2021年夏天,在石羊河流域18个村镇,科研团队“地头授课”,向农民宣讲了玉米、马铃薯、小麦等作物的喷微灌水肥一体化技术,将节水技术送到农户家,还在当地中小学开展节水科普教育,作为主讲人的黄航行得到了多方赞誉。

石羊河是黄航行眼里的“第二故乡”,开启了他的科研初心和知农爱农的决心。“对于学农业的人来说,土地和田野就是我们的‘根’。”黄航行说,“西北黄土地对我的塑造和锻炼、石羊河对我的洗礼与磨砺,都是我一生的宝贵财富。”

2.课“搬”田间,80后教师变“农学主播”

2020年五四青年节,河南省信阳农林学院教师季新在田间选点完成后,怀着期待和些许忐忑,在手机上按下了“开启直播”键。于是,直播间里的学生观众,在屏幕里看到了自己老师的另一面——身穿长袖衬衫,脚踩沾了泥巴的胶鞋,一根红绳将衬衫紧紧地扎在腰上。“草帽胶鞋扎红绳,博士直播教插秧”的故事自此传开。

季新是一名出生于1989年的农学博士,是农学专业主要课程《作物栽培学》的授课老师。作物栽培,一定要与土地打交道。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让众多课程不得不转为线上教学,但实践课程怎么办呢?季新突发奇想:或许自己可以当一回“农学主播”!

直播画面里,季新轻车熟路地走进育秧棚。“大家是不是被这一片绿油油的景象吸引了?”顺着季新手指的方向看去,绿色的秧苗充满生机,同学们透过手机屏幕,感知着春天的气息。“这片水稻叫作‘超优千号’,我在课堂上给大家讲过,大家回想一下‘优’是什么意思?”季新一边提问,一边娴熟地将一株秧苗拔出,对着镜头细细展示。从判断一株秧苗是不是壮秧,到比较观察长势良好的水稻与旁边的杂草,季新根据田间所见随时随地引出知识点,所到之处皆有学问。

几场直播下来,同学们的心被“有趣、易懂的课程”打动了。“像春游一般,不知不觉学到了知识!”连非农学专业的学生也慕名前来收看,对下田插秧产生了兴趣。

“袁隆平先生说过,书本知识很重要,电脑技术也重要,但书本上种不出水稻,电脑上也种不出水稻,只有在试验田里面才能够长出我所希望的水稻来。”借着大家的“热乎劲儿”,季新适时引导学生们树立正确的学农态度。

“曾有同学自嘲道:远看要饭的,近看卖炭的,仔细一看农学院的。农学在过去一些人的观念里,是‘土’和累,但这已经是‘老皇历’了。我希望学生通过参与播种育秧、整地插秧、浇水施肥、打药除虫、选种收获等全过程实践,感受亲近土地的喜和甜,体会‘泥腿子’的新时尚。”季新说,在农学院耕读教育的引导下,不少同学对土地的热爱变得更加真挚和深沉。

一位学生在学习报告中,作诗表达自己的收获:抬脚风撩衣荡,退步土新如垄。此间乡土穷乐,任尔艳阳西斜……

3.劳动育人,00后学生耕种班里的“责任田”

春风吹拂中,一堂别开生面的劳动育人“大思政课”,在上海交通大学周边的田间地头铺展开。自2021年初春起,上海交通大学开始进行劳动教育试点,积极开辟校内劳动场所,让同学们在地里动动脑、迈迈腿、出出汗。

上海交通大学农业与生物学院大三学生、00后青年韦凌波,在劳动教育课里负责划分学院附近空地里的“责任田”,让每个班级划分多支“生产队”来种植果蔬,进行浇水、除草、修枝等养护工作。同学们打趣地说,这是“班级联产承包责任制”。

同学们在地里种下西瓜、番茄、葡萄等果蔬,从此春种秋收、夏耘冬藏。春耕时节,各支“生产队”集结于农田前,分赴各自“包田”,开始为播种工作忙碌。盛夏时节,同学们一进入大棚已经满头是汗,但大家坚持劳作、乐此不疲。

大一暑假,韦凌波随学院实践团队在云南的实践之行,让他真切感受到专业知识能够带给农民们帮助。谈及实践感受时,他认真地告诉大家:“‘农’,一点都不土气,而且特别有价值,真的大有可为!”从此,“下田”从课程要求,变成了自身爱好,滋养着韦凌波的农学梦。

学院教师在外出调研时意外发现车厘子的长势、病害、硬度与距离高压电的远近密切相关。为了解密车厘子的“磁场效应”,韦凌波每日在农业与生物学院、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的两个实验室之间往返十多次,“电动车每天都要充电”。

在交大校园,他所在的课题组有两块地专门用于种植研究车厘子。课题组的同学们平时整形修剪、精心培育,成功育种2个全新的樱桃品种,通过了上海市新品种审定。

种子,是农业的芯片。种子要牢牢攥在自己手中,在粮食安全上要想拥有自主权,首先要控制好农业生产的源头—良种。韦凌波说:“我们国家的车厘子很多都是国外引进品种,所以我们课题组不断在试验田里培育新的车厘子品种,很有战略意义。”

过去,韦凌波偶尔也会在夜里辗转—投入农科的道路是否正确?是否划算?如今,在下田劳作的充实感和科技助农的成就感中,这个00后“下田青年”已经寻得了答案—“坚定做一个农学青年,坚守这条科研道路,一直做下去。”

《光明日报》2022年3月15日12版



责任编辑:刘铮
分享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