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网站 ENGLISH

扩容职业本科你们准备好没?

广州日报 2022年03月30日 报道 浏览次数:

最近,职业教育“升本热”再次成为话题:一边是现代产业发展和转型升级渴求高层次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亟须提升核心竞争力;一边是随着职业教育类型定位的明确,社会期待打破升学天花板,让更多人读本科。教育部表示,支持符合条件的国家“双高计划”建设单位独立升格为职业本科学校,支持符合产教深度融合、办学特色鲜明、培养质量较高的专科层次高等职业学校,升级部分专科专业,试办职业本科教育。

广东目前拥有14所“双高计划”建设单位、88所高职院校,总量和实力在全国靠前,职业本科如何扩容?对此,广州日报记者进行了走访调查。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曾俊

为什么办?

满足产业升级对高素质技能人才需求

“发展职业本科教育是教育外部需求和内部需要共同作用的必然结果,既是满足经济社会发展对高层次技术技能人才的需要,又是回应广大人民群众对高质量就业和教育的需求,也是顺应世界职业教育和高等教育发展趋势。” 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司长陈子季这样总结。

2014年,国务院印发《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首次提出“探索发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2019年,国务院印发《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再次提出“开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更明确的目标来自2021年10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2025年,职业本科教育招生规模不低于高等职业教育招生规模的10%。

教育部发布的《2021年全国教育事业统计主要结果》显示,高职(专科)招生552.58万人,职业本科招生4.14万人。如果每年保持这个招生规模,意味着到2025年后,职业本科学校每年会招生50余万人,将在现有基础上增长10余倍。

当前及未来产业发展对职业教育提出了新要求。“产业发展需要人力资源支撑,高素质的人力资源又将引领产业发展,并不断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华南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罗明忠认为,长期以来,制约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因素就是高技能人才短缺和错位。一方面,产业发展对高素质技能人才“喊渴”;另一方面,高校培养的毕业生需要实现更高质量更充分的就业。

谈到解决产业脱节之道,罗明忠建议进一步推进职业技能人才培育机制改革,大力发展职业本科教育培养高层次技术人才,提升职业教育质量,促进职业教育更加贴近产业发展的现实与需求,做到“在校学的知识和技能就是实际工作能用到的”,“产业发展需要的就是学校学的”,彼此良性互动、相互融合。

怎么办?

差异化发展 更清晰定位

职业本科教育如何发展?陶红提醒,有望升本的院校首先要理清职业本科的内涵、目标定位和人才培养规格,坚持立德树人理念,遵循专业集群与产业集群建设逻辑,强化产教融合型师资队伍建设,提高学校职业本科治理能力,奠定高标准高起点,少走“转型升级”的弯路。

作为广东其中一所职业本科大学,广州科技职业技术大学开展试点3年来在师资建设、人才培养、校企合作、产教融合等方面做出了系列探索,未来还将着力扩大本科办学规模,对接广东省区域先进制造业、现代信息产业、现代服务产业,结合学校实际,选取办学基础良好、社会需求度高的专业进行职业本科专业设置,同时通过加深与行业、企业的合作,不断拓宽就业渠道。

梳理一些学校的发展规划不难发现,未来五年职业本科教育或将迎来重大窗口期,广州科技职业技术大学负责人认为这是挑战也是机遇,“清晰的定位是特色发展的基础,职业本科要坚持职业教育的属性和办学定位,形成差异化发展格局,通过特色发展提升竞争力。”该负责人说,职业教育要聚焦为产业升级、输送更高层次的技术技能人才。

对于“升本热”,陶红表示“应理性看待”,“在这样的大好势头下,考生和家长多了选择渠道,增强了信心。”但长远来看,要有效加深社会对职业教育的认识,最根本的在于切实提高职业教育的质量,职业本科教育自身也要走稳每一步。

谁来办?

支持“双高”院校直接升格

在教育部已批准的34所开展职业本科教育的学校中,主要有4种发展路径:第一,由民办高职直接升格为职业本科学校;第二,由公办高职与独立学院合并后转为职业本科学校;第三,由应用型本科高校申办职业本科专业;第四,由公办高职直接升格为职业本科学校。

记者发现,目前走第四条路径的学校数量最少。但广东技术师范大学教育科学与技术学院院长陶红教授最看好这一路径,“可以支持符合条件的‘双高’院校率先升为职业本科学校,以体现广东标杆的示范引领作用,这是打通中高职学生升学通道多快好省的路径。”

中国农业大学工学院教授韩鲁佳表示,统筹考虑重点产业领域、行业产业基础、教育基础等情况,分批分类稳步推进高水平职业学校和骨干专业举办职业本科教育,扩大职业本科学校规模,优先支持办学适应新技术和产业变革、质量效益显著、专业领域优势突出的50所左右高水平、高质量国家高职专科院校升格本科(占“双高”高职学校总数的1/4左右,占全部1400多所高职学校的3.57%)。

陶红解释说,在基本办学条件上,对照教育部《普通高等学校基本办学条件指标》,大多数“双高”院校在师生比、硕士以上专任教师的比例、校园面积、教学仪器设备值以及馆藏图书等指标均已经达到或者超过本科办学指标的要求。她同时认为,现有“双高”院校职业教育特色鲜明,能一以贯之秉持职业教育办学方向,深化产教融合、工学结合,满足自身学生的升本需求,为产业输送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

2019年12月,教育部、财政部公布了中国特色高水平高职学校和专业建设高校及建设(“双高计划”)专业名单,首批“双高计划”建设名单共计197所,其中高水平学校建设高校56所,高水平专业群建设高校141所。广东拥有“双高计划”建设单位14所,实力和总数在全国靠前。

陶红表示,广东高职教育的实力和规模居于全国前列,广东对高层次人才的需求旺盛,广东职业本科教育可以有更大的规模。目前,深圳职业技术学院、广东轻工职业技术学院、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顺德职业技术学院、深圳信息职业技术学院等均提出“十四五”期间力争升本。

链接:目前广东有2所职业本科学校

2019年,教育部批准了首批15所民办专科高职院校更名为“职业技术大学”,升级为本科院校,承办本科层次职业教育,为更多职校学生打开了上升通道。广东工商职业技术大学、广州科技职业技术大学在广东率先“升本”,今年6月首批职业本科学生将毕业。

对于职业本科与普通本科的区别,社会关注的焦点落在相应的待遇和保障上。去年12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办公室印发《关于做好本科层次职业学校学士学位授权与授予工作意见》,明确了职业本科学士学位授权、授予等的政策依据及工作范围,对职业本科学士学位授予权的审批权限和申请基本条件及授予方式、基本程序、授予标准、授予类型、学士学位证书和学位授予信息提出了要求。普通本科和职业本科的学士学位证书在效用价值方面等同,在就业、考研、考公等方面具有同样的效力。

《广州日报》2022年3月30日19版



责任编辑:刘铮
分享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