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网站 ENGLISH

如何更好经营乡村?——乡村CEO对话权威学者、创业企业家

中国农网 2022年06月10日 报道 浏览次数:

对于在乡村发展的人而言,该如何服务乡村?乡村产业发展有何困境?有哪些解决办法?有什么经验可以学习借鉴?针对这些问题,专家和有成功经验的企业家前来支招了。

6月7日,由中国农业大学国家乡村振兴研究院主办的中国乡村大讲堂,在线上举办了乡村CEO专场,邀请中国农业大学文科讲席教授、国家乡村振兴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李小云,幸福西饼创始人、腾讯青腾未来文创学堂校友袁火洪,“中国农大-腾讯为村乡村CEO计划”青年伙伴、浙江省余杭永安村稻香小镇CEO刘松,以及3位乡村发展领头人——广东省河源市连平县袖缎镇沙径村村支书、产业带头人廖仕鹏,江苏省宿迁市宿城区葵集镇田洼村村支书吴沅锴,云南省昆明市晋宁区晋城镇福安村CEO惠敏展开对话交流。

腾讯SSV为村发展实验室为村智库负责人陈晶晶主持此次论坛。

乡村困境:

人才缺乏、村庄业态匮乏、打造品牌难

廖仕鹏、吴沅锴和慧敏都是“中国农大-腾讯为村乡村CEO计划”一期的学员。为培养更多懂乡村、会经营、为乡村的青年人才,2021年中国农业大学乡村振兴研究院同腾讯可持续社会价值事业部为村实验室联合发起“乡村CEO培养计划”。截至目前,来自全国10个省市、20个地市州的50余名“乡村CEO”学员,已完成线上线下的理论政策学习和外出交流考察的培养环节,在学习和实践中不断成长。

研讨会上,乡村CEO学员、沙径村村支书廖仕鹏介绍,目前村里的定位发展主要有三个方面:完善基础设施建设,打造宜居环境,修复古貌,留住村庄的古色原味;依托本村现有的生态资源禀赋发展生态养殖和山村文旅;发展数字乡村,建立本村的信息网络服务体系,增加线上电商服务项目,培养电商致富的带头人和网红。

农村经营发展会遇到很多问题,廖仕鹏说,目前沙径村最根本的问题是人和人才的问题。21世纪初,由于撤点并校的政策,村里的学校撤销了,很多村民为了陪小孩子上学到镇上买房,由此形成第一次大规模的迁居潮;解决教育问题后,村里人开始谋求到城里就业,形成了第二波迁居潮,由此导致村里空心化问题突出。不仅如此,村两委目前也缺乏人才,包括产业谋划、经营、产业建设等方面的人才也都相当缺乏。

惠敏来自云南省昆明市晋宁区晋城镇福安村,于2020年12月被聘为昆明古村六坊文化旅游有限公司CEO,参与昆明市“都市驱动型乡村振兴实验”福安村的相关项目策划及实施,负责公司的运营和管理、公司财务管理、政府及外来游客接待讲解等工作。

惠敏说,福安村原本环境卫生较差,后来通过乡村振兴实验,人均环境、村容村貌得到了很大改善,基础设施建设也已初步完成。现在,村里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村庄的业态发展问题,村内只有农家乐,还没有其他业态进入,得益于地理位置优势,来福安村的游客不少,但村里留不住人,“进去拍照看一下那些古民居,最多半个小时就游玩得差不多了;还有就是如何发动村民自己去经营,村民内生动力也存在不足。”

跟沙径村、福安村相比,乡村CEO学员吴沅锴所在的江苏宿迁蔡集镇田洼村已经有了不错的发展。田洼村地理位置优越,离市区总共只有3公里,村里主要发展农业和种植,其中蔬菜种植是主要产业。虽然有了产业基础,但田洼村的发展路上也并非一帆风顺,目前最大的难题就是产业发展中遇到耕地问题。吴沅锴提醒其他村干部,乡村产业发展的同时要提前做好规划,规划的一个重要前提就是土地,“后期发展得再好,遇到的机遇再多,土地性质改变不了,有可能所有的机会都流失掉。”

田洼村也有“人”的问题,据吴沅锴介绍,村里人口现有5000多人,常住人口2094人,其中包括898名老年人,另外还有留守儿童及妇女。这些留守老人在身体健康的情况下可以到农业园里工作;但是有的留守老人行动不便,没有劳动力,就没有收入。

除此之外,田洼村的农业园已建成2000亩,建成后村集体的收入去年增加到了63.9万元,吴沅锴也在思考,产业发展上来了,怎么能在现有基础上做强做大?在增加了村集体的收入后,又如何打造田洼村特色的品牌。

专家观点:

通过再造新乡村解决传统问题

针对三位乡村CEO学员提到的乡村人才、新业态以及土地限制等问题,有丰富村庄实践经验的中国农业大学文科讲席教授、国家乡村振兴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李小云给出了不少指导建议。在人的问题上,李小云认为,工业化、城市化、现代化的过程一定伴随着乡村的减少、人向外流动,因此村庄空心化在某种意义上说是自然的过程,在无法阻挡这种历史潮流的情况下,只能通过一些方法来解决由此带来的问题。比如,村庄首先要打造多元化产业,如果缺乏产业,村庄发展不好。在产业多元化的基础上,还要做到现代化。李小云提到,乡村CEO们要在乡村搞新经济、再造新乡村。搞新经济,强调“新”和“现代化”,比如可以将智慧农业、数字农业乃至一些替代性技术引入村里,“不能把乡村固定在过去的、传统的、农业的、种地的社会,只有这些,村民是不会去的,乡村的人才也会不断离开,所以要再造一个新乡村,相当于给乡村一个新价值。”

李小云认为,把乡村看作经营的空间,不是指忽略乡村的社会价值,而是通过经营的方式留住乡村的社会价值,留住老百姓的乡愁,也留住对农耕文明的怀念。要通过经营乡村来保留乡村的社会价值、生态价值以及乡村的意义,其中有一个核心问题就是如何建立乡村。李小云说,这也是农大与腾讯联合启动乡村CEO培养计划的原因所在,乡村需要各种人才,其中经营乡村的人才最为缺乏,乡村不经营就无法振兴,乡村的振兴不能仅靠政府不断的大规模投资。

腾讯SSV为村发展实验室为村智库负责人陈晶晶也认为,城镇化、现代化的趋势无法改变,这个趋势之下,乡村想要发展,就要找到新的机会,这也是现在乡村CEO要特别考虑的问题,尤其是如何在新的形式、趋势下赋予乡村新的价值,去再造一个新乡村。

经验分享:

要有清晰发展模式、能满足用户需求

研讨会上,除了有乡村CEO学员分享乡村发展的困惑、专家“支招”,也有一线的创业者和乡村产业负责人分享了他们的经验。

刘松于2020年通过了浙江省余杭区农村职业经理人考核,当上了余杭区永安村稻香小镇的CEO。永安村距离杭州主城区大约20几公里,近三年来,通过与科研院校、企业合作,引进优质品种和数字农业技术,打造特色品牌,推广订单农业、电商销售、“数字认养田”等多种销售形式,村里的水稻亩均效益从原来的2000元增加到了6000元,人均收入每年都有21%的增幅。

在刘松看来,要在乡村发展产业,乡村CEO最重要的能力就是运营能力:首先眼光要毒,既要准确把握时机,又要看准并突破村庄当下发展的困难,能看到未来乡村的模样;第二,要能跟农民打成一片,融入到乡村中,才能推进整个乡村更好发展;此外,头脑要富,各种各样的东西都要懂一点,未必要精通,但是要有所了解,而且乡村CEO的角色还比较特别,需要随时切换角色。

生于1980年的袁火洪是幸福西饼创始人、腾讯青腾未来文创学堂校友,深圳市幸福商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袁火洪认为,产业要发展,第一步是树立榜样,“让你旁边的某一个人通过你这个商业模式能够赚到钱,我觉得这很重要,先打个样出来,这样才能吸引更多人参与进来。”同时,产业发展的商业模式要清晰,便于参与者清楚理解并执行,“怎么让你身边的人、村里的人愿意跟着你干,我觉得你商业模式的设计和利益点以及一些政策,可能要做一些思考。”

对于袁火洪的观点,腾讯SSV为村发展实验室为村智库负责人陈晶晶深有感触。陈晶晶说,腾讯为村发展实验室在一些地方做乡村发展、帮扶相关的工作,对乡村CEO也有一线帮扶,“在这个过程中也有这样的体会,尤其是面对农民朋友、村民朋友时,可能越是清晰简单的任务、明了的收益,对于大家的动员、发展、复制越有利。”

乡村产业要发展,袁火洪建议乡村CEO们先定一个小目标,在达成小目标之后,更容易吸引周围的人及合作伙伴一起跟进。而除了要吸引合作伙伴,如何吸引目标客户呢?

袁火洪提到,首先要深度洞察用户需求,以幸福西饼为例,在发展过程中团队发现,订蛋糕的人对于配送迟到的投诉率最高,那么“迟到”就成了关键痛点,为了解决迟到这个问题,公司采取了多点生产、分布式工厂的模式。

此外,还要结合用户的消费习惯,根据用户的需求引导做供给侧改革,比如过去用户习惯到店买蛋糕,现在随着手机支付、选款问题的解决,用户用手机在线买和到店买已经没有差别,消费习惯改变了,产业发展就要抓住趋势,推出线上服务,在供给侧满足用户的需求。而要吸引客户,最为关键的还是产品本身要好,只有产品做好,才能讲后续怎么营销、怎么去满足更多的需求。

作者:赵天阳

中国农网2022年6月10日


责任编辑:刘铮
分享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