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网站 ENGLISH

值班老总读报(184)丨疫情不止于村野,防控须城乡一体

河北新闻网 2021年01月22日 报道 浏览次数:

河北日报副总编辑 王宁

去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农村地区似乎是相对的“安全地带”。然而从今年石家庄藁城区、黑龙江望奎县等地的情况看,乡村成了疫情防控水桶最短的那块木板。河北日报客户端连续推出的《农村何以成为疫情“重灾区”》《为何要集中异地隔离》等深度报道,很能说明当下疫情防控的复杂性和艰巨性。

曾经有一种说法,叫“大疫止于村野”。的确,古代农村地广人稀,处于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状态,一个个村庄就像一座座孤岛,与人口集中度高、流动性强的城市相比,自然不利于疫情传播。

正因为如此,历史上疫情防控基本上都把重点放在了城市。比如,1910年我国东北地区鼠疫流行,马来西亚华侨、公共卫生学家伍连德博士临危受命担任全权总医官。他果断在哈尔滨、沈阳等城市施行大规模隔离并推广“伍氏口罩”,67天就控制了疫情。这里一个重要条件就是当时城市化程度极低,城乡之间往来很少,控制住了城市就能控制全域。

110年后的今天,我国公共卫生条件和社会动员能力大大超过当时,但城乡一体化程度也远非昔比。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李小云认为,去年初我国农村新冠肺炎疫情远弱于城市,主要是因为城市封控及时有力,初期就截断了病毒在农村传播的人口流动条件。而一旦感染者回到农村,在缺乏防控意识和条件的情形下,病毒很容易在乡村蔓延。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城乡边界日渐模糊,疫情很可能波及城区。

以藁城区为例。流调显示,婚宴、聚会、串门等成为高频场景,而且很多人不戴口罩。有些患者出现发热、咳嗽等症状,首先想到自行服药。一些乡镇卫生院发热门诊名不副实,或者压根儿就没有发热门诊,更谈不上核酸检测能力。感染者比较集中的增村镇,距石家庄城区不过1个小时左右车程,老人和儿童大部分在本村镇活动,而很多年轻人在城区工作,频繁往返于城乡之间,疫情防控难度大大增加了。

疫情并不止于村野。做好农村防控工作,仅靠大喇叭“硬核喊话”和“六亲不认”的标语还远远不够。在乡村振兴、城乡融合背景下,构筑城乡一体化的疫情防控体系迫在眉睫。只有守住城市防疫的坚强防线,广大农村才能“不被感染”;只有兜住农村防控这张“底网”,城市的“免疫力”才能更加强大。

河北新闻网2021年1月22日

责任编辑:刘铮
分享到:
标签: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