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网站 ENGLISH

两会丨专家解读 5年过渡期里要预防怎样的风险?

新京报客户端 2021年03月09日 报道 浏览次数:

新京报讯(记者 周怀宗 曹晶瑞 耿子叶 王巍 王颖)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做好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同乡村振兴有效衔接,是今年的重点任务之一,其中包括对脱贫县从脱贫之日起设立5年过渡期。同时,之前发布的中央一号文件也明确提出设置5年过渡期,保持原有帮扶政策稳定,防止脱贫人群返贫,接续乡村振兴。从脱贫攻坚到乡村振兴,5年之间究竟如何过渡?过渡期又有哪些需要注意的事项?为此,在两会进行期间,新京报邀请了中国农业大学教授陆继霞和董强,共同探讨这些问题。

有效衔接乡村振兴是今年的重点任务之一。新京报记者 王颖 摄

做好实施监测,预防规模化返贫

5年过渡期的任务之一,就是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在经过多年高强度的脱贫攻坚之后,如何能够更好地巩固成果,巩固的难点又在哪里?中国农业大学教授陆继霞认为,未来最大的风险或许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是如何保持对脱贫户的实时监测,防止规模性返贫现象的出现,另一个是怎样让经济增长的力量惠及到脱贫地区,使得脱贫地区具有更加稳健的发展动力。

“从政策的层面看,我们国家早就提出了摘帽、脱贫之后,帮扶政策不变的原则。”陆继霞说,“但也要看到,未来5年,过渡期内,巩固乃至拓展脱贫攻坚成功,仍有困难。最大的难点之一,是持续有效地推进城乡一体化的进程,这个过程是不能停止的。同时,城乡一体化的过程,也是这些脱贫地区、相对落后地区,逐渐补齐发展短板的过程,只有补齐了短板,乡村的发展才能稳固,才能更好地保证脱贫成果的巩固。”

从脱贫攻坚到乡村振兴,5年既是过渡期,也是接续期,中国农业大学副教授董强认为,过渡期内需要警惕和防范的风险,一是如何保持各个方面对三农工作的重视程度,另一方面则在于如何把过去外部帮扶的力量,转化为未来乡村发展的内生动力。

“2020年底,我们国家彻底摆脱了绝对贫困。回顾过去这一阶段,政府、社会组织、基层群众,无不以最大的力量投入到这场战役中。当我们取得了脱贫攻坚战的胜利,就要警惕,是否会在此时出现疲惫感、松了劲儿。”董强说,“实际上,未来的阶段,仍旧非常重要,工作也仍会艰辛。尤其重要的是,如何才能把过去外部帮扶的力量,转化为乡村自身的力量。”

董强曾在云南勐腊县河边村长期进行帮扶,他告诉记者,“在河边村,政府、社会力量投入了很多资源,帮助村里发展新业态、打造休闲产业,同时,我们也一直在帮村里建立复合型产业,以应对风险。事实上,这一设计在疫情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疫情期间,村里的休闲产业遭遇重创,但还有其他产业,如养殖业,有一个农户,养鱼养得非常好,他的收入几乎没受到什么影响。这其实就是一种把外部帮扶力量,转化为内生动力的努力。放到更大的范围中,过去产业扶贫中的那些投入,建成的那些产业,怎样进一步变成可以兴旺乡村的产业,是未来值得思考的问题。”

脱贫攻坚减少了投入低效的风险

脱贫攻坚中,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投入到贫困地区。这其中,有一部分是低效益甚至是没有收益的,或者说,这些投入更重视的是公平,而非以利润和收益来计算。

那么,在未来的过渡期中,是否能够保持之前的投入力度?对此,陆继霞认为,过去的投入模式并不会改变,“过去的精准脱贫,国家、社会的方方面面,确实投入了巨大的力量,这些投入和努力,在今天其实都变成了乡村振兴的基础,是把短板拉长的过程。但也要看到,许多乡村依旧需要更多的帮扶来踏上振兴之路,所以我认为,投入还会继续。以企业投入为例,过去很多企业在乡村建设扶贫车间,本身惠及的不光是贫困户,也会招收很多非贫困户中的人员来务工。在未来,这些扶贫企业、扶贫车间还会继续运转,只是不再是扶贫企业,而是会变成振兴乡村的助力。广而言之,不仅企业如此,我们的政策也是如此,比如五级书记负责制、东西部协作、对口帮扶等,所有的工作都没有停,而是迅速从扶贫济困,转向了振兴乡村。”

扶贫车间、对口帮扶……这些脱贫攻坚期间发挥了重要作用的帮扶形式,提供的不仅仅是一种模式,更是一种新的理念,董强说,“资源的投入本身不可能是百分百高效的,任何领域都是如此。而脱贫攻坚中的种种实践,恰恰找到了一种尽可能规避低效、规避投入发生偏离的路径。在脱贫攻坚中,资金是在县级进行整合的,相对于以往从省到市再到乡村的模式,更加高效。以河边村所在的云南勐腊县为例,以前没有高铁、高速公路,但在过去5年中,这些都已经建成或即将建成。如果没有高强度高统筹的投入,这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再如乡村的房屋,在脱贫攻坚中,作为精准扶贫的一部分,大规模的改建、改造,使得整个乡村的面貌发生巨大的变化,这也是高效的一种表现。”

在投入持续的同时,如何更好地管理已经投入的资产,同样是过渡期间需要考虑的问题,董强说,“有不少学者已经提出了扶贫资产管理的问题,过去投入的巨大资产,在未来要怎样管理,怎么预防资产的流失,更重要的是,怎么让这些资产,给脱贫后的村庄带来更好的产业发展基础。这是未来需要着力解决的问题。”

缩小悬崖效应兼顾非贫困户

过去这些年中,脱贫攻坚中出现了一些特定的现象,比如贫困户和非贫困户之间,帮扶政策的悬崖效应,一个年收入4100元的农民,和一个年收入3900元的农民,享受的政策天壤有别,在过渡期中,这个差距是否能够得到弥补?乡村振兴,如何才能惠及更多的农民?

“在脱贫过程中,我们采用了很多方法,保证脱贫的精准性,比如建档立卡制度,这本身让我们更精准地识别贫困户,且可以根据每个贫困户不同的情况,进行精准的帮扶。”董强说,“这也是悬崖效应出现的原因之一。在一个村庄中,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和没有建档立卡的非贫困户,得到的帮扶确实有很大的差别。比如在河边村房屋改造的过程中,建档立卡户可以得到4万元补助,非建档立卡户只有1万。还有医疗,建档立卡户几乎可以得到100%的报销,还有子女教育、就业帮扶等,都是如此。这样的做法,在精准扶贫的过程中,是有效的,也是必要的。但我们也应该注意到,那些在边缘的人群,他们该怎么帮扶的问题,这是未来需要考虑的。”

董强告诉记者,在精准扶贫的过程中,对于边缘人群的帮扶,也有过许多尝试,“一部分人觉得有悬崖效应,其实主要是指享受的政策帮扶方面,事实上,过去的帮扶是全方位的,包括政策,也包括社会各个领域的力量。比如我们在河边村,会特别关注那些没有享受政策,但收入又比较低的群体,以补充政府的资源。类似地,很多公益组织在帮扶的过程中,也都会注意到公平的问题,让那些处在边缘的群体获得更多帮助。”

脱贫攻坚的政策帮扶,针对的是最需要帮助的群体,值得注意的是,在未来,这个群体在脱贫之后,可能仍是最需要帮扶的,陆继霞说,“首先,过去的帮扶政策,针对的是那些最贫困的群体,给予他们最大的帮助。但我们要看到,脱贫之后,他们也只是追上了基本的收入水平线,且还存在一定的脆弱性。所以在未来,对这部分群体,也还是需要更多的关注和帮扶。其次,我们也注意到悬崖效应的状态,这也是未来需要逐渐弥补的。过去,要让最贫困的人收入和生活达到基本的水平线。未来,则需要逐渐让所有落后的群体,更快地发展,更多地提升收入,提高生活水平。总体来说,在政策方面,过去更多集中关注重点人群,未来则会逐渐转为重点群体和落后群体兼顾的状态。”

新京报客户端2021年3月9日

责任编辑:刘铮
分享到:
标签: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