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网站 ENGLISH

毕业季催生灰色产业:论文查重“乱象重重”

科学加人民号 2021年06月10日 报道 浏览次数:

又到毕业季,论文查重是毕业需过的第一道关,这成了一些人眼中的商机,售卖账号、有偿降重、山寨网站……需求背后,乱象重重>>

采访专家

李保国(中国农业大学土地科学与技术学院院长)

湛中乐(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

武凤文(北京工业大学城市规划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近日,“翟天临,你睡了吗?”这一话题在社交媒体引起热议。

在该话题引发下,“学校的查重费已经飙升到800+了”“查重了四次还不过,翟天临你赔我生活费”“从38%降到5.2%,你能感受到我的痛苦与绝望吗?”等相关话题持续发酵,继而有媒体刊发了题为《翟天临回应被骂背后:论文查重费用疯涨10倍,卖家接单“接到手软”》的报道。

5月26日17时许,翟天临微博转发上述报道并称,“被骂事小,通过被骂的现象,了解研究生为什么在程序中这么苦,是一件值得讨论的事。如果骂我可以解决实际问题,我想这事儿反而简单了。我诚恳的希望有些事情会往好的模式改变,可能我也就不会挨那么多骂了。”

(翟天临微博截图)

随着6月份的到来,一年一度的毕业季也正式开启。自2019年初翟天临“知网”事件后,论文重复率,从论文合格基础线变成“高压线”。近日,武汉一所高校的大四学生发现,学校提供的免费中国知网账号被盗。查询后得知,其账号里附带的论文查重机会,被当作商品挂在某宝店铺上售卖。

如今,论文查重不仅成为毕业生论文“求生”必备,也成为有些人眼中的“商机”,甚至成为不法分子非法牟利的手段。

其实,学生被盗号只是撕开了冰山的一角。包括高价售卖账号、人工有偿降重、山寨查重网站在内,一条灰色产业链已经颇具规模,论文查重,可谓乱象重重。

乱象一:查重价格暴涨 刚需如履薄冰

论文查重,简单的来说,就是论文重复率的检查。

近年来,随着大学毕业生人数的急剧增长,剽窃、盗取、抄袭论文的现象也屡见不鲜,尤其是翟天临事件造成的巨大社会影响。不仅越来越多的高校开始严查毕业生论文,往年20%的论文查重率被压制15%以下甚至更低。

严查论文反映的是我国高等教育“宽进严出”的政策,和各高校严抓毕业生质量的大趋势,无可争议。但现实却存在一些纠结,被苦不堪言的“查重”方法和水涨船高的查重费用所困扰的毕业生似乎并不在少数。

论文重复率需要到学术网站付费查询,以中国知网为例,论文查重系统是不对个人用户开放的,通常是以学校的名义,给本科生提供免费查询,并且机会有两次(有些学校是三次),原则上可以保证论文稿件的顺利完成。

但假如查重的两次机会用完了,还没有达到及格线。怎么办?很遗憾,你只能通过电商平台购买论文查重服务了。

实际上,毕业论文修改几次甚至几十次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每修改一次,想保险起见就要重新查重一次,所以两次查重的机会往往不够,这就导致大量毕业生涌入电商平台购买查重服务。而店家手中可以使用的查重账号又十分有限,出现了严重的供需失衡,让论文查重价格一路水涨船高。

数据显示,短短一年时间里,不少店铺查重价格涨幅超过了50%,甚至有些店铺价格暴涨了10几倍,一次查重服务收费就高达数千元。

这让还未走入社会,没有独立收入来源的毕业生们“如履薄冰”。

大四毕业生小魏同学告诉记者,两年前学长查重只花费了一百多元,而如今一次查重就要200-300元左右。“身边有同学从论文初稿到定稿,已经查重了五六次,花费了上千元。”这让至今还没有达到重复率及格线的他“非常忐忑”。

乱象二:监管存在真空 账号流入市场

除了价格暴涨以外,由于监管出现的空白,在巨大的差额利润诱惑下,一些账号流入市场,形成了“灰色产业链”。

按照中国知网对外表态,知网只和高校、科研机构或者单位合作,不对个人提供检测服务。而记者调查得知,知网所谓的“合作”也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免费,而是以平均每次5元的价格出售给学校。

也就是说,毕业生手中的知网账号是学校花钱“买”来的,而后由学校免费提供给毕业生使用。

但学校具体是怎样获得账号的,又是以什么方式分发给学生的,在此过程当中有无专门的老师或者部门负责,目前来看都处于“真空”状态,甚至连专业课教师自己也搞不清楚。

北京工业大学城市规划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武凤文告诉记者,对于毕业生论文查重,只了解他们有三次机会,并不清楚个人是怎样获取查询方式的。至于专业课教师以及教授写论文查重,他们使用的是学校提供的“知网充值卡”,费用由学校负责,具体怎样充值,这张卡又从何而来,并没有人明确告知自己。

这在客观上为查重市场提供了“货源支撑”。记者了解到,一些学生甚至教师,会将没有使用的查重账号售卖给商家,从中获取利润。由于查重账号需求量很大,再加上近期价格暴涨,这笔利润实际上非常可观。

同时,也有一些不法分子通过各种方式,盗取到了学生账号信息,来获得查重名额;接着,这些查重名额被挂到网上,或者通过社交平台、电商平台售卖,以此获取高额利润。一条灰色产业链由此形成。

对此,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湛中乐表示,盗取、倒卖学生账号信息的行为,首先是极其不道德的,涉嫌以不正当方式侵犯个人信息,违反了治安管理处罚法和网络安全法相关内容。如果个人信息当中有涉及到国家机密内容,则违反了刑法,最高可能被判处有期徒刑。

但湛中乐也同时强调,近年来网络盗卖账号的现象屡见不鲜,防范起来也比较困难,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解决查重账号被盗卖的问题,关键是摸清利益链条的来龙去脉,并找到实施盗窃过程的具体参与者,向公安机关举报以后,可以依法进行查处。

乱象三:提供有偿降重 论文变成“论钱”

所谓“有需求的地方就有江湖”。与“偷账号”“卖查重”遥相呼应的,是另一门正在隐秘的角落当中兴起的生意——有偿降重服务。

按照查重报告的提示和标注,最简单的修改方法是“见红就删,见黄就改”,但实际上修改了以后的段落,也可能被系统判定为不合格,所以网上就诞生了一些特殊的技巧。常见的手段包括“多参考纸质书籍”“用翻译器”“主谓宾颠倒重组”“中英掺杂”……

但如果你忙于求职就业、考研、实习,或者根本看不懂所谓攻略,修改无从下手怎么办?没关系,网上还可以提供“有偿降重服务”。

记者尝试以“论文降重”为关键词在电商平台上搜索,但并无结果。于是记者以毕业生的身份,在网络平台咨询了某论文查重经营者。

被问及能否提供降重服务时,客服刚开始回答说,自己是做“专业检测”的。暗示店铺不提供所谓“降重服务”。

但在记者的再三追问之下,客服并给记者提供了一个在山东备案的论文检测网址,表示可以下载一份《降重秘籍》,并提示记者留下联系方式,“会有专业的老师联系您”。

打开降重秘籍以后,“专业修改老师帮您手工降低抄袭率”的红色大字赫然可见,并提示“参加活动不要在电商对话平台咨询,否则一律取消活动资格”。

此前有媒体调查显示,某降重服务提供商,将一篇总字数50839字、重复率为17.9%的论文,降重至10%以下需要1800元,如果不包括降重以后的二次查重,价格可以再优惠400元。

武凤文表示,作为指导老师,会给学生传授一些撰写论文以及降低重复率的方法,但对于所谓“有偿降重服务”知之甚少。

“有偿降重不仅不道德,也可能根本不靠谱。”武凤文提醒说,学术论文有一定的专业性,尤其是一些实践性或者实验性较强的学科,专业性很强,即便是有偿降重服务,可能也难以达到合格标准。

乱象四:真假域名一色 李逵李鬼起飞

如果说以上种种乱象,增加的只是毕业生的金钱投入,勉强可属于“花钱办事”的范畴,更令人震惊的是,竟然还有不少假冒的查重网站——你斥巨资进行论文查重的网站,极有可能是“山寨货”,花钱也办不了事,只能查了个寂寞。

调查显示,从2019年翟天临事件以后,论文查重网站数量激增。截至2021年5月,国内名称含关键词“论文检测”的相关网站数量已经接近一百个,其中有85个都是在2019年以后新增的。

“知网”“万方”“维普”成为论文检测相关备案网站名称出现频率最高的关键词汇,这其中尤以知网数量最多。

在企查查平台搜索“知网查重”几个关键字以后,竟然出现了23个结果。他们注册的商标名称更是包罗万象:“i知网查重”“信知网论文检测系统”“清北知网查重”等等,出现了无数“同名不同姓”的网站。

这些“看似都差不多”的论文查重网站,究竟是何方神圣呢?进一步搜索发现,他们的来源相当广泛,有的在上海,有的在深圳,有的在长沙,甚至还有的在东营、新余……

实际上,中国知网的官方网站只有一个,关联公司为《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和同方知网数字出版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注册地都在北京,压根就没有什么“知网查重”的备案网站。

也就是说,上述23个知网查重网站,有22个都是山寨产品,得到的数据更是毫无准确性可言。

此前有媒体报道,有毕业生在电商平台购买的查重服务,实际重复率与知网重复率相差过多,导致险些未毕业。这就是使用了山寨“假系统”带来的恶果。

更有甚者,有网友在网上爆料,自己由于不满意电商平台使用“山寨网站”查重而给了差评,结果导致店家刻意报复,自己的论文被完整发表在某境外期刊上,费劲辛苦完成的论文顷刻间“化为乌有”,令人痛心不已。

毕业论文 该不该唯“重复率”是从

近几年来,与国内高校论文查重制度一起出现的,是不绝于耳的讨论与争议。

赞同的声音认为,高校严格论文查重制度,目的就是降低重复率,从本科阶段就消灭学术不端的苗头,是值得提倡和推广的。

“过去我们的大学都是严进宽出,本来是检验学习成果的毕业论文,随随便便就完成了,甚至有很多抄袭代写现象,这不利于学术风气和教学风气的端正。”北京某高校教师这样评价到。

但也有学者指出,高校在评审学位论文时过分依赖技术手段,而忽视了客观因素存在,政策不够机动灵活。

尤其是一些文史类专业,参考文献、论述内容很可能出现相似的情况,如果只按照重复率的标准一刀切,很可能最终毕业论文被改的面目全非,反而失去了原本的学术价值。

据了解,国际上通行的学术评价方法是同行评价,即邀请具有专业知识或造诣的学者,评议论文的学术和文字质量,提出意见和判定,查重率是重要的参考因素,但绝对不是唯一标准。

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土地科学与技术学院院长李保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反对学术不端的大方向是对的,严格审查毕业生论文也是对的,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假设论文真的是一笔一划的写出来的,那就不会有重复,理论上不应该有查重这项工作。

“要分清重复原因是什么造成的,如果是文献引用不规范,正确修改即可,但如果是整段整段的抄袭重复,就要坚决遏制。”

李保国也谈到,在此过程中,要注意技术手段的改进与提升,避免造成不科学的重复率认定。

“论文重复率过高,是长期的不良写作风气,加之高校管理体制不严格造成的,学校、师生都有一定责任。”因此他建议,规范高校学生的学术道德体系,并不断加强学术道德教育,树立学术诚信的意识也尤为重要。在高校当中真正形成良性写作风气,论文查重的困境也就迎刃而解了。

撰文/记者 赵天宇 编辑/刘昭

新媒体编辑/吕冰心

科学加人民号2021年6月10日

注:科学加人民号由《北京科技报》开办,《北京科技报》1954年3月创刊,为中国第一家科技报纸。2004年1月改由北京市科协主管、北京青年报社主办后全新改版,立志打造中国科普传媒品牌。

分享到:
标签: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