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网站 ENGLISH

校友故事︱农大人情系青藏高原当从任乃强先生说起

新闻中心四室 2021年07月19日 报道 浏览次数:

本网讯 从新中国成立以来,农大师生怀着对新中国建设事业的满腔热忱,以新中国高等农业教育“长子”的责任担当,情系西藏高原,脚踏边陲乡土,拓荒农牧科技,义无反顾地投入了一场长达70多年的服务青藏高原农牧区发展的伟大事业,进行一次又一次科技富民的“远征”。回望历史,农大人情系祖国青藏高原的动人故事,应当从老校友任乃强先生说起。

任乃强先生是农大校友中的奇才,他是四川南充人,汉族,家境贫穷,早年由张澜先生(时任南充中学校长)、卢子鹤老师等人资助,1915年考入北京农业专门学校(即北京农业大学)。五四运动中,任乃强作为学生领袖被捕入狱,后得全国声援,获释复学。1920年,他以优异成绩毕业。1921年,任乃强返回南充,协助张澜搞地方自治,积极兴办职业教育,并创办《实业半月刊》。

1927至1929年,他应胡子昂先生之邀,赴川边藏区考察,花了一年多时间徒步走遍川边11县,每走过一县就写成一县的考察报告并附地图一份,步行数千里,“周历城乡,穷其究竟。无论政治、军事、经济、宗教、民俗、山川风物,以至委巷琐屑鄙俚之事,皆记录之”。在获得大量第一手资料后,他相继写成了《西康诡异录》、《西康十一县考察报告》等文,取得令人瞩目的成果。在这次考察中,他为了冲破民族隔阂和语言障碍,不顾世俗的反对,毅然与藏族女子罗哲情措(错)结婚,从而与藏区和藏族结下了不解之缘。

他凭借自己扎实的农学知识根基,从1932年起陆续写成《西康图经》的“境域”、“地文”、“民俗”三大部分,150万余字,附有亲自测绘的地图数十幅,填补了我国康藏史地研究的空白,引起国内外学术界的极大关注,被誉为“边地最良之新志”、“开康藏研究之先河”。

特别是,鉴于当时国内尚无一完备的康藏地图,任乃强先生凭借双脚踏平坎坷,以自己实测所得,参考古今中外汉藏图籍,积年累月地奋斗,绘成最精确、最详尽的万(百万)分之一康藏标准全图和西康各县分图,成为享誉海内外的历史地理学家、民族学家、民族史学家、我国近代藏学研究的先驱者之一,作为学界奇人为后来新中国解放西藏的伟业作出贡献。

话说1950年1月上旬,任乃强先生正在讲课,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司令员贺龙派副参谋长李克夫将军专程拜访。下课后,任乃强先生才闻讯并匆忙会见李克夫将军。李将军说道:“第一野战军肩负着解放西藏的任务。听说任先生写了不少关于西藏的书,故专程求教。”(编者按:后改为二野十八军承担解放西藏任务)任先生得知来意后非常兴奋,立即把李克夫引至藩署街家中。

此时,任乃强正在绘制西藏地图,已完成三分之二。李克夫看了地图,带走了几本《康藏月刊》和一些其它的书籍。很快,他去而复返,对任乃强先生说:“贺龙司令员请您去面商。已经派专车来接您了。”解放前夕,任乃强这位月薪500元的大学教授因通货膨胀,穷困异常,想换件衣服却没有。到了皇城旧址(今四川展览馆,当时一野司令部),贺龙、李井泉、胡耀邦、廖志高、李大章等一野领导人正等着。他们立即开了一个有关西藏历史地理及进军路线的座谈会。

任乃强根据多年来所搜集掌握的资料,提出4条进军西藏的路线,建议最好齐头并进,强调尊重藏族人民的风俗习惯,保护寺庙,团结僧侣,受到贺龙司令员的频频称赞。根据贺老总要求,任乃强立即投入绘制地图的工作,经过20多个昼夜的辛劳,完成二十万分之一地形图的绘制等。贺龙特叫肩负进军西藏任务的张国华军长代表二野请任乃强吃午饭,进一步探讨相关问题。这已经成为一段人们喜闻乐道的历史佳话。

任乃强先生后被任命为西南民族事务委员会委员,参与筹建西南民族学院的工作。为了藏区建设与发展,他以惊人的毅力和百折不挠的献身精神,在极其艰难的条件下,又完成了《川康藏农业区划》等多部专著。他写成的《采金刍议》、《四川的黄金》两本论著,约30~40万言,为开发康青高原的黄金资源作出积极贡献,得到国务院副总理王震的批示,并用于实践指导发现了一些大中型金矿。

任乃强先生作为农大老一辈的校友,一生历经了晚清、民国、新中国三个时代。他在农大读书期间所受进步思想与务实学风的熏陶,使其终身保持农大人爱国、奉献、科学、为民的情怀担当。他的专业基础是农学,在实践中又深入藏学研究,成为藏学农学兼修的特殊人才。无论研究什么,他都卓有建树。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任乃强先生毕生还以大量心血投入教育事业,培养了大批英才。他不仅仅是一位优秀的学者,而且是一位优秀的教育家。

任乃强先生早年专治农学,有丰富的自然科学知识,对于植物、矿物的文化分析尤为精辟。这是许多文史学者所不具备的。他常年跋涉于崇山峻岭,足迹遍布整个西南,以自己的学术成果为康巴藏区开发、为藏区建设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赵竹村整理)

责任编辑:王珊
分享到:
标签: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