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网站 ENGLISH

校友故事︱“且喜山川染绿”,培养林业尖兵

新闻中心四室 2021年07月20日 报道 浏览次数:

本网讯 在祖国大地上,那些由于植被贫乏、水土流失造成的荒漠土地,亟待播绿成林,恢复生态。农大人在一百多年办学中,总有那么一股剑指荒漠的豪情,潜心为国培养林业尖兵,“且喜山川染绿”,推动绿色发展,造福人民。早在20世纪20年代,农大学生就比较深入地开展各地森林状况调查,研究我国林业发展之道。只不过旧社会军阀混战,民不聊生,农大林业教育无奈流于纸上谈兵,林业之于国计民生的价值如水中之月。农大教授、著名林业教育家梁希先生,也仅能带领师生在玉渊潭南北土山上建苗园,植树造林,聊慰绿化祖国的梦想。

我们党在陕甘宁边区时期,就把森林和生态建设摆在重要位置,为着未来新中国的林业发展储备力量。作为农大前身之一的延安自然科学院生物系师生大有作为。1940年4月14日,边区政府派出边区森林考察团,由乐天宇同志主持,生物系师生共6人参加。由延安出发,沿桥山、横山山脉,经甘泉、延安县、富县、华池,志丹、安塞、绥德、延长、延川等15个县,徒步沿途实地考察了植物生态、植物资源、水土状况、垦殖条件,并采集了大量植物标本。他们考察为期47天,于7月30日返回延安,写出《陕甘宁边区森林考察团报告》。这份报告,对边区森林状况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并对制订边区森林政策,保护、开发、利用等提出建议,还向中央提出开发南泥湾的建议。由此引起了中央负责同志的高度重视。李富春同志对此报告评价很高,于8月22日作了重要批示:“凡关心边区的人们不可不看的报告,已成为凡注意边区建设事业的人们不可不依据的材料,边区林务局的建立统筹林务是迫不及待的工作。”

新中国成立后,新合并成立的农大将森林学系作为十余个教学系之一,予以重点建设与发展。后来,根据国家建设需要,森林学系从学校独立了出去,农大就不再办林学专业了。回望20世纪20年代至50年代,农大森林学系开办时间前后数十年,以其传承有序的学科专业,为国家林业战线提供了重要的人才与技术支持。比如,梁希先生早期留学日本、德国,是林学家、社会活动家,是农大林学系的创始人之一,曾任林学科教务主任,成为我国林学教育和林业事业的奠基者与开拓者之一,1955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出任新中国第一任林垦部(后改为林业部)部长。农大森林系53届毕业生李文华,成长为林学家、生态学家,1997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1998年当选为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曾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森林系54届毕业生沈国舫、朱之悌,也都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成长为我国著名林学家、森林遗传育种学家。

1951年以后,农大森林系师生还南下广东、广西参加橡胶宜林地的调查,为发展我国自己的橡胶林事业奠定了基础。其中,乐天宇同志被誉为我国林业战线的一棵劲松。他在农大读林业科学时,师从于梁希先生,师生们常以“黄河流碧水,赤地变青山”等诗句自勉。1953年,华南热带作物研究所筹备成立,乐天宇同志以副主任身份奔赴海南岛工作,踏遍海南的水水水水,保护海南的热带森林,营造防护林带,为海岛植树造林贡献了智慧和力量。后来,他当选为中国林学会副理事长,把一生献给了山林。还有农大林业教师彭尔宁同志,后来曾任西北林学院院长、党委副书记,为我国西北地区高等林业教育做出了贡献。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高级工程师张启恩同志,1920年12月出生于河北丰润,1944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农学院林学系,是农大林学专业的老校友。新中国成立后,他在林业部造林司从事技术工作。1962年3月,在塞罕坝机械林场建场之初,张启恩同志放弃了北京相对舒适的生活、工作环境,作为最能干、最得力的高级工程师,受命来到塞罕坝出任第一任技术副场长。当时的塞罕坝生产生活条件异常恶劣,他不但身先士卒参加林场建设,还把妻子和三个孩子带上塞罕坝,同甘共苦献了青春、献子孙。他和自己的战友们以战天斗地的豪情投入荒漠造林,经常是白天一身泥,夜晚一身霜,常年住在马架子、地窨子中,顽强地开展造林技术攻关。凭着扎实的专业基础和坚强意志,他们从当时荒漠中仅存的一棵落叶松入手,反复研究论证得出了塞罕坝地区适合栽培落叶松的初步结论,怀着让祖国大地绿起来的梦想,硬是顶风冒雪实验摸索出了一套适合高寒坝上的育苗造林技术。在昔日的不毛之地上,张启恩带着同事们栽活了一棵棵落叶松、樟子松,从最初每年造林300亩,直到发展到每年造林7万亩,使塞罕坝这片荒漠之地变为林海碧波,一起谱写了动人的“塞罕坝精神”。(赵竹村整理)


责任编辑:王美璇
分享到:
标签: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