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网站 ENGLISH

两位大学生进村成为乡村CEO 对话王石李小云谈人才振兴

新京报客户端 2021年03月31日 报道 浏览次数:

3月29日,中国农业大学文科资深讲席教授李小云、乡村发展基金会创始人大会主席王石赴云南昆明市安宁市雁塔村、晋宁区福安村“都市驱动型乡村振兴实验区”,并与福安村两位年轻的乡村CEO一起,进行了一场关于人才振兴的乡村对话。

王石和两位乡村CEO合照。受访者供图

村里来了两位乡村CEO

4个月前,孙章航和惠敏两位年轻的大学毕业生,应聘到昆明市福安村,成为乡村CEO,这是“都市驱动型乡村振兴实验区”新设置的实验性岗位,主要负责为乡村振兴出谋划策。

2020年7月,刚刚大学毕业的孙章航和惠敏,通过不同渠道得到福安村招聘的消息,11月,两个人正式参加面试,随后成为福安村的乡村CEO。

乡村CEO惠敏。受访者供图

惠敏的老家,就在不远的一个村子里,在村里长大的她,更熟悉乡村生活,她毕业于城乡规划专业,觉得从事乡村的工作可能是一个实践自身所学的机会。出生于城市的孙章航也有同样的想法,大学中学习农业管理的他,觉得这个工作更契合他的职业规划。

不过,真正的乡村工作,远没有想象的那么浪漫,孙章航告诉记者,“没来之前,想象中的乡村CEO,应该是管理一个村里的公司,或者管理一项村里的事业。但实际上,真正的工作,千头万绪,乡村振兴中的工作非常多,且非常具体,村里的亮化、美化、绿化,要一点点地做,和村里人、投资者各个方面打交道,也非常复杂。”

琐碎而细致的工作,是乡村CEO的日常,惠敏告诉记者,CEO的工作模式,是一个团队模式,有镇分管领导、有驻村队以及村组干部,还有两位CEO,成立了一个乡村振兴CEO研讨组,通过这个团队,共同研讨村里工作的开展,工作的范围,基本上涵盖了所有乡村振兴的内容,包括村庄建设、产业发展、文化挖掘等。

对话学者和企业家

成为乡村CEO的4个多月里,两位年轻人有了各自的收获,但也有了困惑。在对话中,孙章航提出了自己的疑问,“第一,如何统筹乡村振兴中多元主体形成一种合力而不是相互掣肘?第二,在开放乡村资源引进社会资本的同时,要怎么保证村民的核心利益?第三,村集体公司要如何介入这个村庄的农业生产,然后带动和引领他们?”

李小云(左一)王石(左二)等考察村子。受访者供图

对此,李小云解释称,之所以产生这样的困惑,和城乡社会的差异有关,也和教育的模式有关,“现在的人才教育,不是来解决乡村问题的,而是教育人到城里去适应现代化的生活,它是现代化的教育。而乡村是传统社会,乡村的问题、乡村的社会关系、乡村的生产方式等,都和城市有差异,所以乡村CEO回来以后就困惑了。要知道,乡村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社会,一个转型社会,一个面对现代化的有未来的社会。乡村人有梦想,振兴乡村的目的不要让乡村人的梦想变成‘进入城市’,这是我们乡村人才振兴要做的事情。”

王石则表示,到乡村工作,困惑本身也是宝贵的经验和财富,“脱贫之后,城乡之间的差距仍然存在,而且各种生活的差距、社会公共福利差距也是现实存在的问题。在这样的情况下,年轻人进城仍是趋势。但另一方面,在乡村的工作经历,对年轻人来说,非常难得,哪怕在村里干了两年三年再回城里去,这段经历,也是宝贵的财富。”

吸引城市人才需要的不仅是钱

昆明是一个大农村和大城市并存的地方,近年来,昆明市在中国农业大学和李小云教授专家团队的帮助下,首次提出都市驱动型乡村振兴的概念,以农民为中心,培养都市带动力、乡村内动力、城乡融合力。

福安村的教授工作站。受访者供图

昆明市农业农村局副局长刘正海介绍,乡村CEO的概念,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提出的,“乡村振兴关键在人,如何落实?我认为,乡村振兴需要三种人才:一是乡村公共事务的管理者,二是农村改革的执行者,三是乡村的运营者。当前运营者即经营管理人才,特别缺乏,所以在李小云教授和他的团队指导下,我们提出了乡村CEO概念。目前,我们在6个村有不同类型的CEO,有纯粹高校毕业生应聘的,也有职业经理人应聘的,也有本地本村人才回流引进的,通过组织这样一个专业的团队,专门来运营乡村的绿水青山资源,然后让集体经济壮大起来。”

李小云认为,未来解决乡村人才问题,要注意城乡融合的问题,他说,“城和乡之间,要有一个能让人才流动的机制,人才流动机制不仅仅是付多少钱,没有生活条件,没有吸引力,给他多少钱他也没法去。不能完全用钱、工资来解决人才问题。要吸引人才,就要有这么几个条件:第一,有一个能够让年轻人工作、创业的平台。第二,有一个比较现代化的环境。比如说你到城市就业,除了就业本身你还获得了一个系统的环境、机会、服务。所以实际上乡村相关的产业不仅仅是产业本身,它需要一个与产业相配套的体系。第三是文化问题,年轻人都是一个趋现代性的群体,年轻人到了北京、上海、深圳等大都市这样的地方,就算钱少一点,但只要能生活,他都情愿在大都市呆着。所以,人才振兴中,不要老想着说年轻人不来,而是要想,乡村要有一个能够吸引青年人来的综合性内容,不仅仅是一个工作,还有一种生活。当然,乡村和城市并不完全相同,我们也不能把乡村做的和城市一样,但要让来这里的年轻人,有一点儿现代生活的感觉。这是提升乡村价值很重要的一部分。”

新京报记者 周怀宗

新京报客户端2021年3月31日

责任编辑:刘铮
分享到:
标签: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