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网站 ENGLISH

廿廿新生 | 最小萌新16岁 “晓筱”成为全校的“小小”

学生记者 孙泳琳 杨凌云 2020年09月17日 报道 浏览次数:

本网讯 “晓筱”很小。五岁上学、七岁跳级、十六岁踏入大学校园,从小就受到更多来自旁人的关注与好奇。但她始终保持着一颗平常心,以自己的方式,努力学习和生活,尽力变得普通而又不限于普通。毕竟,年龄不过是一把标尺,生活的节奏应该永远掌握在自己手里。

“晓筱”很巧。在农大3301名2020级本科新生中,来自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的杨晓筱是年龄最小的新生,成为全校的“小小”。然而名字与年龄的重叠只是巧合,父母取名的初衷是希望自己能如“晓”“筱”二字的寓意那般,清明通透、单纯正直。

小学:聪明的皮孩子

记忆中,小时候的自己耐不住待在家里的孤独和寂寞,总是吵着说想去上学。 “当时家里人都以过来人的身份对我说,等你上学之后可能就不会这么想了。”虽然年纪小给晓筱的学习生活带来些许坎坷,但现在回想起来,也是一段有趣的经历。

小学时期的晓筱是个不折不扣的“皮孩子”。四十分钟的课,她用十分钟学完课堂知识,剩下的半个小时,就是调皮捣蛋的“专场”。“我常常在课堂上捣乱,老师总是 ‘不堪其扰’。”回忆起当时性格外向的自己,略显拘谨的晓筱放松了许多。

与此同时,晓筱在学习上的天分和才能被老师们发现,于是她被建议从三年级跳到四年级。晓筱调侃自己说:“跳了一级之后,我还是延续着之前的捣乱状态,开始让新老师头疼了。”

初中:安静的阅读者

升入初中之后,晓筱的成绩还是能轻松地稳定在班级前两名。竞选团员时,她的年龄比入团最低年龄仍小了很多,但在老师的举荐下,晓筱还是破格入团,成为班里第一批共青团员。“但是入党的要求就很严格了,”晓筱遗憾地说,“我到大三才能申请入党,还要等很长时间呢。”

虽然年纪相对较小,但是晓筱也在一路成长。初中的她已经不再那么好动,逐渐变得文静内敛。很多老师在知道晓筱的年龄后,会在班上特意提到她比同级学生小两岁的事情,希望大家能够多多照顾。“我明白老师们都是出于好心,但是对于我来说,还是增加了不太必要的负担。因为那时候同学们年龄都小,心智也不太成熟,总会以猎奇的姿态问我很多问题。”晓筱很理解老师的善意,但她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这些无意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晓筱的社交心态,“那时候几乎很少和同学主动交流,基本只有必要的接触。那时的我,更喜欢独处,更享受自己一个人沉浸在书本里的感觉。初中时,有人给了我一本化学的辅导资料,我把那本书翻了很多遍,后来书都被我翻烂了。”

高中:努力的高考生

年龄小还给晓筱带来了其他压力。高二之前,晓筱一直都是班上个子最低的学生,很多同学已经进入青春期,她还是一个牙都没有换完的孩子。总是比其他人慢一步的感觉,让晓筱不太自在。

好在一直以来,学习对于晓筱来说是相对轻松的。高中课余,她喜欢打乒乓球,喜欢在纸上涂涂画画,“虽然学得不精,但也能自娱自乐。”

直到高三,残酷的备考过程让她体会到压迫感,“有不努力的想法就会被批评,但凡懈怠就会被落下。”高考的标准不会因为年龄的差别有所改变,这一年容不得松懈和马虎。在学习这件事上,晓筱从不觉得自己年龄小就有什么特殊之处,因为可能就在一念之间,它会变成浇灭热情的一盆冷水。

大学:逐梦的CAUer

谈到十六岁上大学的感受,晓筱实话实说:“其实从小我就大概知道自己上大学时的年龄,但没想到我竟然是这一届最小的。”当她得知自己是农大2020级最小的新生时,着实吓了一跳。

“报志愿的时候,我就知道农大食院的学习任务量很大,但我纯粹因为喜欢吧。辛苦些也没什么的,只要能有所收获。”比起辛苦,晓筱更害怕浪费了大学的宝贵时光。初入农大的她,眼里写满了期待,她希望能通过大学期间的专业学习,习得一技之长,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面对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晓筱敞开心扉:“我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性格有多少是受到‘年纪小’的影响,在社交方面的确有很多不足,但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去适应调整,忽视年龄上的差异,用正常的心态去多交几个朋友。”

“因为疫情,今年的志愿者们真的辛苦了。刚进学校,就有很多学长学姐来迎接我们,他们都特别热情。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明年也能加入迎新的队伍。”虽然对校园和学院都还不太熟悉,但是晓筱已经积极地想要为农大做些什么了。

希望这位16岁的少年能尽快熟悉校园,汲取这片土地的养分,努力学习,认真生活,在农大开启新的人生篇章!摄影:学生记者 郑哲隽)

责任编辑:姜萍萍
分享到:
标签: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